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Jaydick]完美与破碎

一篇没什么意思的短打。
群内击鼓传文的结果,当然,歪楼作。假装自己产粮了。

自己乱脑补的Pre背景,可能有刀?


——————

杰森一直都知道迪克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绝对善良,绝对自信,绝对乐观,简而言之和现在的他完全不像。但是他更清楚要怎么打败一个这样的好人——你只需要恰如其分的让他伤心。
这就是他为什么站在这里,而夜翼站在他对面,他们两个隔着不到十米的距离。他们已经打过一架了,迪克的脸上有些青紫,他的额头破了,刚刚杰森按着他的头把他撞在地上。而他的头罩也掉下来,碎了一块,恰好是左眼的位置,刚刚夜翼用短棍和他的拳头弄碎的,他嫌碍事,干脆把头罩摘了下来扔在地上。
杰森仍然把枪握在手里,迪克赤手空拳,短棍背在背上。他在等着迪克开口,毕竟他往往都是更健谈的那个——虽然不是在这种场合,但仅仅在他们之间评判的话是这样。
“我们又绕回来了。”如他所料的,迪克开口,他听起来很无奈,杰森几乎从里面听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你知道,没必要这样的。”
“相反,这从来是必要的。”杰森语调也带着笑意,听起来不合时宜。 这不是谈话的时候,现在应该想办法把夜翼困在这里,射绳枪,烟雾弹,或者什么。
然后他设在这里的定时炸弹就会爆炸。他不相信这个炸弹会炸死夜翼,这只是一种报复的手段,一种看起来很幼稚的提醒——这是我当初经历的,感觉如何?
时间所剩不多了。
“省省你那一套家庭价值观的理论吧,那对我从来没用。你理解不了我的,格雷森。”他把枪收起来,双手抱在胸前,“你永远没法了解我这种人在想什么,我们曾经是一路人,但现在不是了。”

计时器倒退到10。
他们都没有说话,这时间还来得及让他离开,并且把夜翼留在这里。但是有什么制止了他这么做,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迈不出那一步了。
十秒钟足够他回想很多事情。

9
“你还是棵健康的树,迪克。”他笑起来,一侧嘴角高于另一侧,带点嘲讽,“我早就腐朽了,你别指望能在朽木上烧起烈火来。”
迪克的嘴唇动了动,他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那个样子让杰森想起他还穿着精灵靴和颜色灿烂的斗篷的那几年,蝙蝠侠不在的时候,夜翼会来和他一起夜巡。他们好像从那时候就会不对头,那时候的迪克也曾经像这样,看起来想说什么,但他没有说出来。
——你那时候想说什么?
他差一点就把这个问题问出来了,但他打赌迪克不会记得那个细节,更不会记得他当时想说什么。

8
迪克又想说什么了,他有些迷茫的张了张嘴,像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劝他。这真少见,他可以去所有见过迪克的人面前炫耀,我把黄金男孩堵得哑口无言了,对,就是那个话很多的烦人家伙。
迪克还是没放弃他,真有趣。
他知道迪克是个好人,但是没想到他傻到这个境界。在天堂有预留席位的那个人只能是迪克,而不是杰森陶德,这再清楚不过了。他的预留席位好端端的放在地狱的永火之中,当他试图变好逃脱这个诅咒的时候,神否决了他。
于是神找人杀死他,却又让他回来。
让他彻彻底底的疯掉。

7
他知道自己疯了,杰森随时都确定这个是事实,不知道是被小丑敲坏的还是被拉萨路之池泡坏的,总之他脑子有点坏了。
杰森往前走了几步,他更靠近迪克了,他甚至能看清他额头上那个细小的伤口,刚刚被他撞出来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过一段时间它会结痂,消去,或许会留下疤痕,但是有些疤痕始终无法褪去。而退去的,也无法否认这曾经是个伤口的事实。

6
现在他觉得迪克看起来有些难过了,这个念头冒出来的莫名其妙。他不认为有人会为他难过,他就那么死去了,而没有人做些什么。所以现在还难过什么呢?难过他这个最大的失败又回来找他们了?难过过去的亡灵阴魂不散?
想到这儿他也开始有些难受了,这感觉很奇怪,像是有人在他胸膛上抠了个洞,呼啦啦地往里漏风,又干又冷,还有些发疼。

5
杰森曾经以为他可以隔绝这些情感了,但他没能做到。
他突然隐隐约约地回想起一些画面,他死之前,还是罗宾的一个晚上。哥谭难得有和平的夜晚,他、迪克、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一起,都在韦恩庄园里。电影之夜吗?这件事放在现在已经有些傻兮兮的了。他好像半路就睡着了,似乎是靠在布鲁斯身上——他发誓他真的是不自觉睡着的,否则他不会以那个姿势睡着。
第二天杰森醒过来的时候,他还是那个姿势躺着,布鲁斯也保持着坐在沙发上的姿势睡觉,身上的毛毯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拿来的。他醒过来的时候布鲁斯还没有睁眼,于是他心安理得地又一次闭上眼睛,隐隐约约地想着,阿尔弗雷德肯定会对他们睡觉的姿势有意见。

4
这个场景在他脑内浮现得无比突然,却越来越清晰。
或许是因为死过一次,或许是因为这些记忆太过久远,回忆起来就像新的一样。但是他清晰地记得这个片段,就好像昨天刚刚发生一样。
杰森几乎要笑起来,这时候他听见迪克的声音,他终于说话了:“我不知道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杰森。但是我想你回来,我们能帮你,让我们帮你。”

3
——你要怎么帮我?
——这一切之后你们还想怎么帮我?
他应该吼出来,把这话劈头盖脸的扔在格雷森脸上,或者一拳打过去,让那张漂亮的脸上再挂点彩,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2
他不知道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这一切回想起来还像个家。
但在他的路上从来就没有回去这个选项,他只能往前走,再往前。他走到万丈深渊的面前,凝视深渊,然后再迈一步。
从来就该是这样。

1
杰森突然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0
火光冲天的前一秒,迪克看见有人向自己冲过来。
他好像从来都只有这一条路,他跑向自己,在爆炸的火光中跑向自己,他把他推出去,不知道是杰森自己的力量还是爆炸的冲击力,迪克感觉身体腾空,那种失重感对他而言很熟悉。他努力地回头看他刚刚站的地方,天花板砸了下来。迪克一瞬间猜想那个人在五年前是不是也是这样保护别人,然后迎来那个他们都心知肚明的结局。
他耳朵里充斥着蜂鸣声,他什么也听不见了。爆炸的灼热感扑在他的脸上和身上。
醒过来的时候罗宾已经把他带回了蝙蝠洞,他其实不太能记得那场爆炸的细节,他只隐隐约约听见几个字,那是杰森推开他的时候说的话。
他说: “下地狱吧,格雷森。”

END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