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Jaydick】倒吊人

大概是月更的坑,因为处于难产期文力低下,我也没有存稿。

小白领AU

法律知识全凭电视剧和臆想,一切请不要当真。

法外三人友情向,人物按N52。

 

Ch 1

 

“他想见你。”

小警员对迪克这么说。迪克回以一个微笑,他已经连着加了三天班,他最近在查一批货,几次摸到那群人的尾巴,都被人提前一步溜走,上面早就有些不高兴了。迪克整理了整理自己的领带和头发,不打算让对方看出自己连续加班的疲惫样子:“我早就觉得他会提这种要求。”

小警员摇了摇头,伸手拉开门让他进去。

杰森•陶德坐在那儿,一身橙色囚服,手上还带着手铐。他的手指在桌子上敲打着,指尖和桌面发出沉闷的响声,看起来是无聊的厉害。看到迪克后,敲击声突然变重,间隔也变长,他又敲了两下,然后停下动作。他冲着迪克点了点头,但在对方走到自己面前之前都没有说话。

迪克走到他所在的桌子前,拉开椅子坐下:“他们说你想见我,有什么问题?”

他追了面前这个称号“红头罩”的男人几年,几乎比杰森自己都还要了解他,他知道杰森的一切喜好,衣服的尺码,连他的牙科记录都牢记在心,而杰森对他的一切也同样清楚,他乐于在他们的追逐游戏中留下纸条和信息,他在那些纸条上讨论关于迪克前任的事,也嘲讽他新领带的品味。提姆曾经对此评论他们都乐在其中,迪克通常一笑而过。不管是他们在进行那场让彼此焦头烂额却又都乐在其中的追逐游戏时,还是在杰森终于被逮捕后,一向如此。

杰森笑了笑,那种一侧唇角高于另一侧,带着点嘲讽意味的笑容:“我想和你做个交易,格雷森。”

“是格雷森警官。”迪克明知徒劳地纠正了一下对方对自己的称呼,“说吧,交易内容呢?”

杰森的回应也毫不客气:“你把我弄出去,我给你工作。我听说过有这个先例。”

迪克停下来没有接话,他没想到对方是来和他谈这种问题,他盯着杰森的脸,试图从那张脸上看出些端倪来。

这可以意味着很多事,往好的方面想,红头罩的加入绝对是个有利条件,不光是他的战斗力还有情报网,红头罩在地下世界的声望就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即的。但说他只是单纯的做好事给FBI干活?别说迪克了,布鲁斯家那条狗都不信。

“你想干什么?”仅仅犹豫了一个瞬间,他选择单刀直入地发问。

“我没想出去害人,这么说你相信吗?一点儿私事,不关系到地下世界,不会引起火并。我希望我的信用在你那儿还有保障。”

这情况有些复杂,简单来讲,迪克是信任他的。就算在他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的时候,杰森也从来没有留下过假消息。对他而言,那不是他的同事所推测的“红头罩是个傲慢的家伙”,而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说,杰森和他根本是一路人。他不是不愿意,而是根本不屑于用假消息诱导警方,大概就如同提姆所说的,他乐在其中。他乐得一场完全公平的竞争,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退一步说,杰森·陶德也不是那样的人,他绝对坦诚也绝对自信,如果他真的想要做什么,迪克完全相信他有能力越狱,而不是在这里和他谈条件。

所以当杰森说出他和他们一起的时候,迪克完全是信任他的——他知道会被人说些什么,愚蠢,轻狂,他不该信任一个罪犯,。问题就在于“上面的人”不信任红头罩。

迪克沉默了一会儿,杰森又敲起了桌子,他皱了皱眉又松开。然后赶在迪克前面开口:“我知道上面的那些人不信任我,这就是我为什么找你,格雷森。他们信任你。”

“你想让我为你做担保?我恐怕没那么大话语权。”

“那些什么定位脚环,你们的高科技玩意儿,我没意见。或者你来负责监视我,他们应该也知道除了你还没人抓得到我。”这次他收回手来,抱在胸前,“来吧,帮我个忙,格雷森,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这么说我更不信你毫无目的。”

杰森又一次露出那种带点嘲讽意味的笑容,他笑容的阴影里藏着刀子,迪克几乎能看到刀刃上轻微的反光了:“随你相信,格雷森。我把我要说的都说过了。”

他们之间又一次沉默,迪克眯起眼睛看着他,好像他看得足够用力就能看到杰森在想什么。他看不到,但他依旧眯起眼睛打量着对面的人。如果他沉默的够久对方就会露出破绽,他在等如果杰森会在他放弃之前露出哪怕一丝破绽——

但他转而放弃了这种行为,哪怕杰森真的会露出破绽也不急于一时。他是那个最后抓到了红头罩的人,他明白这种短暂的放弃并不足以造成威胁。

“就算我乐意给你做担保,上面也需要时间走程序,杰森。”

“悉听尊便。”

迪克屈起手指,指节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如果没有问题,我就走了,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请便。”杰森朝着门的方向偏了偏头,“对了,作为定金,我可以预支条情报给你给你。你最近在查的那批货,去哥谭东区的码头,在那些集装箱里找找,绿色的——我忘了是哪家的东西——被他们偷换了。不管怎么说,那家伙可能要因为这个亏一笔。”

他临出门之前又看了杰森一眼,迪克以为他会盯着自己,用那种掠食者盯着动物——盯着一只可以作为猎物但又充满危险性的动物——的眼神盯着他,迪克甚至做好了挑衅回去的准备。但他回头的时候发现杰森低着头,视线落到桌子上。迪克莫名觉得觉得他正越过桌子,看向无尽的深渊。

 

“我很好奇他的情报都是哪儿来的。”等到他们的人沿着杰森给的情报摸到那批货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芭芭拉和迪克一起,带着人前去抄查清点。事才干了一半,芭芭拉突然这么说起来。

迪克的双手抱在胸前,朝着芭芭拉的方向偏了偏脑袋,不是真的回头看的那种,他的眼睛还盯在正在被清点的那批货上,这个回头只不过是个礼节性的示意:“我也好奇,但是如果我去问他,只会得到一句‘我有我的情报来源,格雷森’。”他尽可能地模仿着脑内想象出的杰森的语调,最后连表情都学起来了,他学着杰森的样子扬起眉毛,接着又微微皱起,女警官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才没可能交代。”

一阵风把芭芭拉的红头发吹得有点乱,她随便地把它们甩到脑后,露出曲线好看的脖颈。迪克注意到不远处有些在这儿玩的青少年,他们盯着芭芭拉几乎移不开视线,他对此毫不惊讶。芭芭拉不知是没看到还是不在意,继续和迪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好吧,我信,你可是杰森•陶德领域世界顶尖的专家。”

“提姆说的?”

“我说的。”

“我不知道你还会开这种玩笑,小芭。”

“你有很多不知道的,迪克。”

“我保留我的意见。” 这时候有人喊他,他转头去在文件上签了个字,这一次他把手抄进了口袋里,“对了,下班之后要不要去喝一杯?”

迪克说这话的时候咧了咧嘴,回过头看着她,这次是真正的回头,他盯着芭芭拉的侧脸看。那是一种最迪克格雷森的表情,他靠这个可以让遇见他的一半人魂不守舍。芭芭拉只是瞥了他一眼,也冲他露出个笑容,笑容糅合了无奈和志得意满。

“得了吧,迪克,我已经不再考虑被你约出去了。”芭芭拉挤了挤眼睛,迪克怂了下肩,刚想说句“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有搬货的警员手一滑没拿住货箱,那沉甸甸的箱子砸在他脚上,小警员惊呼出声。两个人同时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什么突发事件后才回头继续他们的谈话。芭芭拉的手刚刚下意识按在了枪套上,放松下来之后她变成了双手抱在胸前的姿势,她上下打量了迪克一个来回,“而且,陶德的问题你还没处理完呢。”

迪克夸张地哀嚎一声,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我上辈子可能欠了他不少。”

这次芭芭拉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慢慢还吧,黄金男孩。”

“我会记得帮你提问的。”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