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Jaydick】A Long Blinding End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AU

标题出自LP的Roads Untraveled。

有一点点私设,还有一点年龄操纵。

 

G

我不拥有这些美好的人物,否则他们早就结婚了。

OOC致歉。




因为我爱你,永永远远,时间没有什么了不起。

 

*


迪克在他们这群人中算是个长寿者了,他很清楚干义警这行的大概都活不了多长。比起寿终正寝,他们更可能死在火并的枪口下或者爆炸的火光中,或者死于那些超自然事件。但是他真的活到了这个年纪,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那张好看的脸上也生出了许多皱纹,但是那双钴蓝色的眼睛和他年轻的时候一样明亮,就像星空,或者说映着天空的贝加尔湖。

他早就退下了夜翼的位子,有新的人来接替他,那个青年也飞的很好,也有一双明亮的蓝色眼睛。现在他不过是个退休了的警察,尤其讨左邻右舍喜欢的那一类。只不过年轻时候那些事情终究还是留下了些痕迹,那些疤痕暂且不算,虽让他体质比一般人强健不少,但也落下了不少毛病。天冷的时候有隐隐约约的痛感从骨头里泛出来,疼痛变本加厉,一直到他不得不扶着家具停下休息的地步。

他今年七十九岁了,去医院查出了毛病,说直白点就是绝症。只不过除了他以外没有多少人接受良好,别人劝他也不愿意在医院躺着整天和药水呼吸机为伴。自诩这不叫心大,叫随遇而安。格雷森倔起来的时候几乎不输当年的黑暗骑士,新一代骑士也只能答应,虽然还是一有机会就把他往医院拽。

这天他从医院跑出来了,七十九岁的人还是像当年一样不安分,他跑出来一时也不知道往哪儿去,干脆走到了公园找了条没人的长椅。这天阳光很好,时至初夏,天气已经有些热了。他靠在长椅上,阳光从树叶之间窸窸窣窣地洒下来,在地上碎成一片又一片的光斑。他年纪大了,但是视力依旧很好,那些光斑从地上反进他的眼睛里,有些不应该的刺眼。

在这种天气里,他又一次想起杰森·陶德来。

想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心脏一阵钝痛,那是一种隔着时间的遥远的疼痛。像是有人用一把小锤子在他的心脏上叮叮咚咚地敲着,他一时几乎分不清那到底是病情或者情感造成的疼痛,因为那种疼痛太真切。他坐在那儿,手按在心脏上歇息了好一会儿,这才缓过劲儿来。

想念可以有很多种,比如说爱,比如说恨,比如说爱恨交加。迪克并不能清楚地给他想起杰森的这种想念定义,里面有很多复杂的东西,困惑,爱情,悲伤,怀念,一点点愤怒,没来得及告别。

这么想来大概还是第一种吧。迪克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阳光照在眼皮上,在视网膜上投射出一片猩红。他就这么放任思绪飘回七十年前的那些日子。

那个时候他第一次遇见杰森•陶德。

 

*


迪克第一次见到杰森的时候,他还只有九岁,还是个整天上蹿下跳的马戏团小子,叽叽喳喳的样子让人想起一只知更鸟来。那个时候杰森二十四岁,是个面容硬朗的青年男人。他出现的时候迪克正一个人在场上进行日常的练习,他刚刚落在另一端,回头的时候,杰森已经站在了观众席上。

“嘿!”他扬起声调冲着他大喊,确定那个男人已经看向自己的时候才开始说后面的句子,“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你是怎么进来的?”

说完这话他爬下梯子,那个时候杰森站在观众席的第四排,明显是听见了这句话,他向迪克的方向招了招手,他说了一句什么,迪克当时没有听清,但后来他回想的时候觉得那个男人似乎在说“从小就是这个样子,你想让我先回答哪个问题?”。迪克跑过去,手撑在第一排的座位上,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杰森耸了耸肩,过了一会儿之后选择了一个答案:“我一会儿就会走了。”

这是答非所问。迪克撇了撇嘴,明显不满意这个应付而且不走心的答案。他张了张嘴明显想说什么,但是杰森冲他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接着往前走了几排,走到了迪克的身边。迪克的直觉一向很准,他至少能知道面前这个人是好是坏,而至少目前迪克没有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任何危险。

杰森走了几步,把手按在他头顶上,迪克能从他身上闻出一丝淡淡的烟草味道,但是不讨厌。

他说:“我是杰森·陶德,又见面了。”

这时候母亲喊他,问他在和谁说话。他扬起声音刚刚说出一个“是——”回头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他揉了揉眼睛,发现周围的确空空荡荡的,但是他还能隐约闻到残留在空气中的烟草气息。他只能靠这一点点的烟草气息确定男人不是个幻觉。迪克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他还有很多事情想问,比如“你为什么会在这儿”还有“我以前见过你吗”。但是那个男人就这么不见了,比起害怕他更多有种不满,不满一个人居然在谈话进行到一般的时候离开。这时候母亲走进来,把手搭在他肩上,又问他:“刚刚和谁说话呢?”

迪克摇了摇头:“没有谁啊。”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保密。

 

*


他们有两个“初次见面”。

杰森第一次遇见迪克是在他二十一岁那一年,作为义警身份的掩护他开了一家洗衣店,就在一幢公寓楼附近,生意还算是不错。

迪克走进来的时候他正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犯罪报道,思考着今晚是去找东区毒贩的麻烦还是收拾街角最近不安分的黑帮,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眉毛轻微皱起,听到来人的时候顺手关掉了对话框,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杰森。”那个蓝色眼睛的年轻人看着他喊出这个名字,那双眼睛有些过分好看了,杰森莫名其妙的觉得他已经被那双眼睛注视了很多年。杰森低下头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胸牌上只写了个杰。他皱着眉看着人,面前的青年仿佛浑然不觉,“我是迪克·格雷森,我认识你很久了。”

说出这话之后迪克才意识到这个开场简直蠢透了,但对方没有在意。只不过这么突如其来的对话还是让杰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话时稍微压低了声音:“所以我以后要认识过去的你?”

“你年纪要大些,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说到这儿他轻轻挤了下眼睛,“天,这听起来像疯帽子和爱丽丝。”

“这完全符合逻辑。”这时候进来了客人,杰森转头去招呼他,迪克就倚在一旁等他,这时候他仔仔细细瞅着杰森的侧脸,但保持在不会让他觉得不舒服的限度。然后杰森回过头来看他,他一时不知道说点什么——事实上他只是看见杰森就走进来了,都没来得及多想——只好耸了耸肩。迪克希望他没有意识到他的这种尴尬,但似乎事与愿违。杰森说话前也有短暂的停顿,大概在想该说点什么,“等我下班之后要不要去喝一杯?你可以给我讲讲。”

“或许应该是茶会。”杰森说完这句自己先差点笑出来。

那天晚上他们喝了些酒,迪克说话的时候笑着,还总是在半空中试图拿手比划一些没有太大意义的形状,“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才只有——大概这么高?”说到这儿他比划了一个高度,一个九岁小鬼的身形,杰森看着他,觉得隐约能想象那个样子,“第一次你可是突然消失了,第二次才能好好对话。”

“那你肯定知道我没法控制这个。”

“你差点让我留下永久心理阴影!我都被吓住了。”迪克拿过啤酒一饮而尽,杰森的动作有些尴尬地僵在半空中。

迪克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这时候杰森意识到他只是在瞎扯。

 

*


他们在杰森第一次遇见迪克的第二周开始约会,第一批知道这个消息的包括提姆和芭芭拉,至于布鲁斯,所有人都觉得他其实是知道的,尽管他没有表现出一点儿迹象。秘密身份在他们之间从来就不是问题,在杰森试探着提起第一次之后,迪克就明确的表示在过去的时间里,他早就和杰森互通身份。

用提姆的话来说,虽然两周不能算是迪克从认识一个人到开始和他或她约会所花的最短的时间——听到这话的杰森眉毛挑得很高,被迪克用胳膊肘顶了一下——但是毕竟他们没有一起出生入死(“你们没有吧?我问过芭芭拉了,我们都不知道。”)。

“所以,你们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快就在一起了?”提姆拿着外卖咖啡的纸杯,非常认真地提问。

迪克快要忍不住笑出来,还是装得一本正经:“我猜是一见钟情,你觉得呢,杰?”

杰森哼了一声,以表示不可置否。

最后面对提姆半是怀疑的眼光,迪克还是忍不住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


杰森第二次穿越回去遇见少年时代的迪克时,男孩正在舞台上飞翔,那个时候的格雷森比任何时候都像一只知更鸟——不是穿着披风那个版本的。杰森在人群中偷偷溜进后台,刚刚下台的男孩刚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见他的时候眼睛一亮,和父母随便找了个理由——至少从杰森的视角看来如此——就蹿到他面前。

“你是上次的那个人!”对于这个根本不是问句的句子,杰森没有什么可回答的,迪克似乎把沉默当做了默认,很满意他的反应。男孩双手叉腰,扬起头看他,“你刚刚有看到我的表演吗,今天是我第一次上台!”

杰森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下决定蹲下来和他说话:“你很棒,以后你也会成为飞得最好的那个。”

迪克先是扬起一个骄傲的笑脸,得意了片刻才后知后觉地问他:“你上次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面对这个问题杰森明显沉吟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说出来你可能觉得我疯了,但我是个时间旅行者。在我的生活里你已经成年了,准确的说我认识未来的你。”

“……我觉得你其中一句话很有道理,我觉得你可能是疯了。”男孩撇了撇嘴,对这个答案表现出明显的怀疑。对这个回答,杰森只能以哭笑不得来回应——迪克·格雷森从小就是个难缠的家伙,他应该有预期的,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答,迪克又开口了,“或许这次回去之后你应该问问未来的我我在想什么,下次我可以考虑相信你。”

杰森无奈地耸了耸肩,向九岁的迪克投降。

他回去之后的确问了迪克应该怎么告诉九岁的他。那时候迪克正歪着身子窝在床上,枕着自己的枕头同时还抱着杰森前一晚留宿时用的那个,支着平板电脑看最新一集的《生活大爆炸》。杰森向他提问之后他按下暂停,露出个有点迷茫的表情:“太久了,你得让我想想。九岁的我……可能正在心里觉得莱雅的红发很漂亮吧。”

听到这话的杰森把眉毛挑得老高。

 

*


除了夜巡时候红头罩和蝙蝠侠间偶尔的矛盾,似乎也就没有别的事情发生了。直到杰森三十四岁那年,他消失又出现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迪克也早就学会了给他打圆场。只不过这次他回来得异常严肃,严肃到迪克有些茫然。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这样的开场白虽然正常,但又让迪克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杰森问出问题之前停顿了片刻,开口的时候语气像不过是在说些闲话:“我死了,对吗?”

“你看到了什么?”迪克没有回答他,只是换了个话题。这可以是个巧妙的格雷森式把戏,当不想回答一个问题的时候他往往选择转移话题而不是撒谎。但杰森注意到他整个人有一瞬间的惊慌失措。

但这一次杰森没有回答他:“告诉我,迪基。”

杰森盯着迪克的眼睛看了很久,眉头皱成个疙瘩,直到迪克最后告诉他:“我不知道。你只是消失了,但——”

但那样的情况下,没人能活下来。

迪克咽下这半句话,选了另一种表达方式:“我没有再见到过更老的你。”

杰森叹了口气,眉间的肌肉舒展开来,“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不知道,你看起来三十几岁,有……”迪克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肌肉僵硬,然后闭上眼睛回忆当时的那道伤疤,还有他梦境中的火。

杰森的左手还受着伤,不敢大幅度活动,他就用右手把面前的男人拉进怀里,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他说:“我不会轻易死掉的。或许我没有死,说不定被治好了。”

迪克在他的拥抱里,点了点头。

 

*


杰森·陶德死在三十九岁那一年,那个时候迪克十三岁。

十三岁的迪克还穿着颜色明亮的披风和精灵靴,在哥谭的高楼间跳跃打击犯罪,还是哥谭夜空中最鲜亮的颜色,还是哥谭所有少年艳羡的对象,罗宾的名字一度响过了蝙蝠侠。虽然布鲁斯没有什么反应,但是迪克一连几天都过于兴奋。

他穿越过去的时候罗宾第一次落到罪犯手里,他和出现在那里的杰森撂倒了几个因为惊讶失去大半战斗力的罪犯。那本来只是另一次夜巡行动。

直到他们听见越来越响的滴答声。

十三岁的迪克在这打击犯罪这个方面还是新手,但三十九岁的杰森已经干了很多年同样的工作了。迪克一时没有意识到那个声音是什么,但是对于杰森而言那再清楚不过了——那是炸弹倒计时的声音。他飞快地冲过去找到炸弹的位置,倒计时还剩三秒。

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原来就是这个时候。在他三十四岁的那一年落在他们的公寓门口,却听见迪克冲着通讯器歇斯底里地喊叫,下一秒他却又落到很多年后,阳光在他的眼帘上铺开一片的暖,他看见那时候的迪克——

 

无论过去多久,那段记忆总是蒙着一层亮的惊人的火光。迪克记得火光冲天,杰森猛地把他推出去,自己却因为惯性摔倒在地。他抬起头,燃烧着的天花板砸下来,火光从地面烧到夜空,烧到了少年眼睛深处。那把火烧的过于刻骨了,以至于每一次想起来他都能看见那片灼人的火光,那热量扑在他脸上,灼得眼睛冒出泪来。

那场爆炸灼烧在他很多年的梦里,多少年过去,梦境总是有相同的结局——他因为冲力直接摔了出去,一瞬间甚至离开了地面,那种失重感多少年来第一次让他心慌,落地明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却像落进了无尽的深渊。

他问过阿尔弗雷德,老人摇了摇头,说,如果有人倒在那个地方,大概是没有什么几率生存下来的。

他没有告诉他们杰森曾经出现在那里。

 

*


杰森重新出现在四十二岁的迪克面前的时候,几乎全身都是烧伤。他几乎是砸在地板上的,地板碰触到他的伤口的时候他都无法动弹,只能因为疼痛发出几声闷哼。迪克听见的时候手里还端着半杯橙汁,他愣了片刻,然后被玻璃杯掉在地上四分五裂的声音惊醒。接着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打开紧急通讯线路,冲着另一头歇斯底里地吼叫。

剩下的记忆变成无数断层,迪克还记得提姆和布鲁斯把他拉到一边,还有手术室门口的红光。他好像又回到了十三岁他被杰森推开的那个晚上,他踩在地上却又找回了那种失重感,手术室的灯光模糊成一片赤红。在那一片赤红中他看到医生从那间屋子里走出来,在提姆和他还坐在那里的时候布鲁斯已经站了起来,但迪克还能做的不过是抬起头来,好像这个动作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记得医生摇了摇头。

在此后很多年的梦里他都还记得医生摇头的样子,提姆安慰他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爆炸的一声巨响。他被杰森推得飞了出去,但杰森还摔倒在原地,迪克拼命地伸出手,只是他被推得太远了,迪克知道已经抓不住他了但还是拼命伸出手——

下一秒他脚下的水泥地面突然炸开成一千万片碎片,他开始坠落,落进一片无尽的黑暗。

他余生都在那片虚空中永无止境的下落。

 

*


一阵风刮过来,树叶在空气中哗啦啦的响。跟着他多年养成的习惯,迪克抬眼看向声音的方向,太阳有些太刺眼了,他这么想着,刚想抬手挡一挡太阳光,身前却站了个模糊的影子。他看过去,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觉。

杰森·陶德站在他面前,眉眼是少见的柔和。

“你老的我都快认不出了。”

迪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面对任何情况都从善如流的舌头突然打了结,这太久了,离杰森陶德消失在他的生命里已经快要四十年了。他几乎不确定面前的人真的存在,抬起手来,对方动作流畅地握住他的手,触感温热。他几乎落下泪来。

他几乎落下泪来。他结结巴巴地按照自己的习惯打趣了一句:“这下好了,现在是我已经老了,但你还是年轻的。疯帽子和爱丽丝,对吧?”

“猜猜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阳光在杰森身上打出一圈柔和的光晕,迪克好像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紧紧地抓住那只手,生怕它从自己的手里再度离去。

“我不知道你会来。”

“否则你就会在这儿愣愣地等我了。”杰森微笑起来,他看起来也是三十几岁,眼睛明亮,“我不舍得让你等。”

“不差多等这一会儿了,都这么多年了,杰。”迪克看着他,那双钴蓝的眼睛闪着奇异的光,就好像他还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他几乎都要从杰森的眼睛里看到那个时候的自己了。杰森沉默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样子有些迷茫,但很快他抬手拥抱了迪克,迪克感觉到他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对不起。”

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第二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想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再等你,为什么道歉——该道歉的不是杰森啊。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拥抱他,笑容慢慢展现在他的唇角。

“我快要消失了,我不能留下。”杰森这句话里有很重的鼻音。

迪克点了点头,在他耳边悄悄答应:“我知道。”他甚至没法出口那句“努力留下”,或许是自私吧,他无法再一次承受失去杰森。

他们只是紧紧地彼此拥抱,直到迪克的怀中只剩下一片空气。

 

在那么多年无尽的坠落后,他终于落在了地上。

 



FIN


“因为我喜欢你。”



评论 ( 14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