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Jaydick】《恋人》

忘爱症候群梗,非常狗血的爱情故事。

有动画世界达米安x瑞雯提及,N52老法外,主要人物死亡,注意避雷。

由于实在很喜欢红头罩之下动画里杰森绿眼睛,私心沿用了这个设定。

 

忘爱症候群:会忘记关于所爱之人的一切,唯一可行的治愈方法是所爱之人的死亡。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否则他们已经结婚了。

--

迪克·格雷森一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他一瞬间还回想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昨晚去泡吧,和什么人回了家——如果是这样他一定会被布鲁斯再说教一顿,关于他的情感生活还有义警秘密身份之类的——但是他记忆中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记得他夜巡结束,但不记得后来的事情了——就算他喝醉了也不会醉成这样。迪克又打量了一下躺在他身边的男人,面容硬朗,额前有一缕头发挑染成了白色,足够英气,也够和他的品味。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进了他家门,没有和他打一架,还睡在了他的床上。

那个男人这时候醒了,眼睛睁开是好看的绿色,这绿色让他想起凛冬将至的树林。男人和他对视,迪克有些茫然地盯着他,对方皱了皱眉。

“怎么了,迪基?”他语气带着点不怎么严肃的笑意,“一大早就盯着我看?”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皱着眉,有些犹豫地开口:“不好意思,但……你是谁?”

面前的男人惊了一下,皱眉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凶:“你在开玩笑吗?”

“我真的不记得你,我们很熟?”迪克像是找回了底气,他想就算是打起来,虽然不清楚对方实力如何,就算他赢不了也有把握全身而退。那男人揉了揉太阳穴,依旧皱着眉。

最后他盯着迪克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投了降:“好吧,如果你不是在开玩笑的话,”男人话说的很慢,那些句子像是他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我不懂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我叫杰森,剩下的……去问问老蝙蝠或者提姆谁的——别想把我从窗户扔出去或者打晕,至少问清楚再下手。”

说着他起身下了床,迪克扫视他的后背,看到结实的肌肉线条还有深深浅浅的伤疤。他直觉这人也是个义警,但他再一次在记忆中搜索,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说实话,迪克有些惊讶布鲁斯让他和这个男人一起回到蝙蝠洞,并扔给他一句“你来了再慢慢说,情况似乎有些复杂”。蝙蝠洞的识别装置让两个人都进了门,自称叫杰森的人双手抱在胸前,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提姆走过去,两个人熟练地低声交谈了几句,布鲁斯投来视线,杰森貌似不情愿地走过去和他解释状况。迪克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尽管画面的其中一个主人公在他看来非常陌生,但这幅情景却毫不别扭。

布鲁斯走过来,掀开蝙蝠侠的面罩,告诉迪克需要对他做个血检。抽了些血他就离开了,示意提姆来接手后续工作。几分钟之后,提姆向他解释了杰森的身份,这期间杰森已经离开了一次蝙蝠洞,回来的时候拎着一瓶啤酒,迪克走神了片刻,思考阿尔弗雷德怎么会允许这种东西出现在冰箱里的。

第二任罗宾,被称为红头罩的义警,以及——提姆在说后面的话之前停顿了几秒——以及迪克·格雷森的男朋友。

并没有过于惊讶也不能算是完全的平静接受,听到这话后的迪克下意识去看杰森,提姆后面的话他只断断续续听去了一些:“……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忘记他。现在看来应该是上次遇见的魔法后遗症,具体还要做过血检之后告诉你,可能还需要别人的帮忙。”

他没和杰森多说几句,那天杰森离开得很早,迪克回到公寓的时候他并没有在那里,还带走了一些东西。“离开得很早”是个客气说法,事实上,听到他们是恋人后迪克在躲着杰森,有几个对话的时机都被他回避了。毕竟他是那个把对方忘了的人,及时知他们曾经相爱而且对方应该现在也是爱着自己,而对于迪克而言,现在的杰森仅仅是陌生人。这样的场面过于戏剧性,迪克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应对。不知是不是对他太过了解,杰森也在当天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这场面虽然是让迪克松了一口气,却又生出些不明不白的愧疚和感激来。

事实上,生活并没有因此改变太多,他照例工作和夜巡。虽然大脑记不起来,但是肉体记忆一直在提醒他,他的确曾经和另一个人朝夕相伴:他会习惯睡床的一侧或者挤在沙发的一个角落,留出给另一个人的位置;不注意的时候也会在处理食物的时候拿多食材,最后只能把多出来的食物送给邻居或者偶尔路过的流浪猫。迪克偶尔会想,除此之外,他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多大变化,毕竟他不记得曾经和另一个人亲密无间的日子,也因为这个,他想到这个的时候同样也会想到杰森,心里生出些隐隐约约的担忧来。

也并不是不会见面,毕竟迪克还有一份工作就是夜巡,而在法外者没有任务的时候,杰森也一如既往地一直在关注哥谭的治安问题。

 

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普通的街头小混混大多被大雨困在家里,但这并不代表着今晚夜翼会得到假期——他追查了半个月才终于追查到某个走私团伙的总部,迪克·格雷森绝不会留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搬走,把证据提交给哥谭警方才能万事大吉。

他先努力弄干了自己身上的水,跳进去的时候却发现有一打全副武装的敌人面对着自己。来不及多想,迪克摔下一枚烟雾弹选择脱身,后面的人穷追不舍。刚刚转过一个拐角,他猛得被什么人拽住拉近一个扫帚间。

迪克下意识猛地挣脱开,回头才发现把自己拽进来的并不是别人正是红头罩。他还对于自己刚刚的过激反应感到有些尴尬,但杰森明显没有太过在意,他摘下头罩冲迪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等到追兵过去才放松下来。他把枪塞回枪套里,检查起自己的装备来。迪克花了几秒钟盯着他的身影发呆,又花了几秒钟思考自己的“职业素养”跑到哪儿去了。

就在他发呆的这几秒钟里,杰森塞给他什么东西。

“你要的数据全都在这儿,他们不会轻易放我们走。”杰森很认真地盯着他,用一种蝙蝠式的不容置疑对他说话,“我去引开他们,你可以趁机离开。”

这句话如果出现在电影里就是一面明晃晃的死亡Flag,但迪克相信杰森会回去。他们中间升起了一万种不同的笃定,包括但不限于现在是一个下雨的深夜,他们是夜翼和红头罩,杰森一定会活着回去。

以及接下来这个。

在被无尽拉长的一秒里,迪克去吻了他。

某颗超新星在一瞬间爆发。

迪克的手紧紧抓在那个人的夹克上,他的嘴唇碰到杰森的,他在这种冲动里感受到无数个亲吻。在短暂的惊愕后杰森也回应了他,他感受到对方的嘴唇舌头和牙齿,还有隐蔽而热烈的爱情。

在过去和现在的一千种记忆和幻觉里,迪克似乎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爱这个男人。

 

“我要出门一次。”

这句话出现在感情升温后的某个下午,迪克正坐在蝙蝠洞里翻阅文件,听见有人在他后面说了这么一句。他在第一时间认出了杰森的声音,鉴于此时的蝙蝠洞里除了迪克谁也没有,可以认为这句话就是对他说的。他回头的时候,杰森正站在楼梯上,身体靠在墙上双手抱在胸前,那样子就是没有想要继续往前走,只是在楼梯上对他说几句话就要离开。

迪克面对着这样宣布式的发言也只有点了点头,接着就陷入了有些尴尬的沉默。他想了想,最后问了一句有些幼稚的话:“很危险吗?”

这句话说出来他自己都笑了,杰森也露出个笑容,摇了摇头,回答道:“普通的任务而已。”

迪克回答了一句“嗯”,两个人之间又一次沉默。他看见杰森的嘴唇奇异地抿紧了,他好像想说什么,但是过了一会儿他放松了下来,没打算再说了。在他放松下来的那个瞬间,迪克有种很强烈的、想要问他要说什么的感觉,那个问题就在舌尖了。

可是他没有问。

他想,就算问了按杰森的性格应该也不会回答,他也就没有问。

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那股冲动过去后迪克就没有再问出来的勇气了,他们对视的结果是他移开了视线。几分钟之后,杰森拿起头罩,离开了。

好像有什么再一次空出来了,他抓不住。

再后来的几天,迪克在事后有些回想不起来了。

事实上不管多久以后,他再试图回忆那几天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都只能记起他睁开眼睛,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在三分钟之内冲出公寓,头发还乱糟糟的,他跳上机车,在哥谭街头带起一阵风来。

他不记得什么时候他更快的冲进蝙蝠洞过,但他进去以后看见的不只是常驻的那些人。

红发几乎刺痛他的眼睛。

无论是罗伊还是科莉,都是他好多年的旧相识了,但他从没觉得他们的发色这么明亮,亮的像火,灼得他眼睛生疼。

“杰——”他一步都走不下那段台阶,嗓子里堵着的那个名字死活都没能出口。

“你想起来了。”他听见蝙蝠侠在说话,语气是默认——或者在他听来是绝对的默认。终于他的眼睛落在罗伊撑着的那张桌子上,上面放着两件他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了——那件夹克已经破的七七八八,事实上也就他勉强还能看得出那是件衣服罢了,放在大街上都不一定能说服人;一旁的头罩也几乎碎了,带上去大概能露出大半张脸来。

“抱歉,迪克,我们……没能带他一起回来。”

迪克彻底想起来了。

他也记不清后来过了多久了,他似乎就在蝙蝠洞的台阶上坐了很久很久,人们不断进出,没有人去打扰他。直到他感觉到脊背发酸,才隐约意识到已经很晚了。

这时候提姆走下蝙蝠洞,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递过来一杯热可可,一边还夹着他的平板电脑:“三块棉花糖。”

迪克咕哝了句谢谢。他们走下去,坐在正儿八经的椅子上。

提姆似乎在犹豫什么,一副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迪克抱着杯子喝了几口,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提姆,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我还没脆弱到那个地步。”

年轻的侦探叹了口气,认命的低下头从口袋里翻出了什么东西,递到他手里:“他说如果事情要糟,就让我把这个给你。”

迪克放下杯子,拿过那张折了三次的纸,小心翼翼的展开。

那是张哥谭的地图,看纸质大概是杰森自己打印出来的。上面用红色的记号笔画出一些圈,还有几个黑色的叉号。

“红色的是他的安全屋,他说你就直接撬开锁,里面有备用钥匙。”提姆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迪克的反应,话说得很慢,“黑色的是黑帮聚集的重灾区,如果你要调查的话可以往那儿跑。他的原话。”

迪克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把那张纸原样折了三次,郑重地收到自己的口袋里:“和我说说吧,这之前的所有事。”

“我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

“我想知道,提姆,而且我现在不觉得我还能相信自己的大脑,我需要听听,告诉我吧。”他刚刚想要起身,但迪克按住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闪着夜翼的那种坚定和不容置疑。

提姆又叹了口气。

“如果你想起来了,那你也应该记得,这根本不是你第一次发病……”提姆避开他的眼睛,低头看着手里的平板电脑,“你第一次发病大概是在一年多以前,你中了什么外星射线,昏迷了两周,但各项体征都正常,我们所有人都一筹莫展,魔法都没有什么作用。那时候你们已经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我们谁都没想到你醒过来的是之后偏偏不记得杰森,这种病太戏剧化了,连布鲁斯都没有任何准备。

“第一次是最夸张的,你和大红反应都太激烈了,甚至打了一架——你大概想起这个了吧?最后是我把你们拉开的,大红断了根肋骨。你接受了他,他也接受了你得病的事实,我们本来以为这样相安无事也无所谓,毕竟他自己也没意见。但是到最后——”

“我又爱上了他。”迪克接过话,声音沙哑,像是抽了太多的烟。

“是。”提姆又一次转开视线,他真的不想告诉迪克这一些,但是他有资格知道一切,尤其是那些关于杰森的……他闭了闭眼睛,继续说下去,“紧接着你第二次发病了。他从来都不让我们告诉你那不是你第一次发病,他从来都不说。”

他都记起来了,这是一个死循环,每当他再一次爱上杰森他都会开始下一次遗忘的进程。这几百天里他没有一次能逃出这个循环,杰森也是一样。只是他不曾做出选择,而杰森可以,每一次他都可以选择离开哥谭哪怕不离开,他可以不见他。只是他没有,他选择留下选择了接受他的爱情,一次又一次。

直到他死去。

“你知道我对他说过什么吗?”迪克说这句话的声音很低,类似梦呓。他低着头,提姆看不见他的眼睛,有些分不清迪克究竟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他说话。理智让他没有说话,这时候迪克再一次开口了,“我有一次对他说,‘还好我又爱上你了’。”

从认识这个人开始,提姆见过很多种不同样子的迪克,微笑的迪克,困惑的迪克,绷着脸发怒的迪克……这么多年以来,他却是第一次见到哭泣的迪克。

他的确是个很好的榜样,怒不外露悲也不外露。迪克只是把脸埋进手里,提姆看见他的双肩在发抖,抖得厉害,接着有隐隐的哽咽声传来。

“我把所有事都搞砸了,提姆。

“我离开了这儿,我放下了哥谭,我也辜负了泰坦,现在我又让他失望了。”

提姆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他走过来拍了拍迪克的后背。

“他猜到你要这么说了。”

迪克猛的抬起头来,他的脸上并没有泪痕,眼底却发红。

“他猜到你会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提姆说得很慢,他好像都不忍心再提起杰森这个名字,“他说,如果你这么说了,要我告诉你,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

在蝙蝠洞的灯光下,迪克的眼睛显得有些过于明亮了。

几年之后他还是会梦见杰森,有时候的杰森还是第二任罗宾,有时候是他想象中年老的样子,但更多的时候杰森还都是他最后见到的模样,皱着眉或者眼里带笑地和他说话,绿色的眼睛让他想起凛冬将至的树林。

后来布鲁斯退休了,他穿了几年蝙蝠侠的装束,等到达米安成年了他就把披风送给了他,他依旧做回了夜翼。

韦恩的家业在暴力的蝙蝠崽子和黑心小总裁的经营下风生水起,布鲁斯到最后也不太过问了。迪克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他拿着一部分的股份,却把精力投在了重新经营马戏团这件事上,这次比从前幸运了不少,没有超级反派再来搞破坏,马戏团的名声又重回从前。他还收养了一堆孩子,其中两个跟了他的姓,还继承了飞翔的格雷森的能耐。另一个绿色眼睛的孩子和韦恩们走的最近,最后被拐去做了罗宾。

后来他还加入了正义联盟,但是提姆拒绝了邀请,达米安成年后没几年和从前泰坦里那个叫乌鸦的姑娘在一起了,后来还有了两个孩子。迪克觉得挺好的,除了那姑娘有个一出来就喜欢搞事儿的麻烦老爹哪儿都挺好的,尤其好在韦恩的血脉终于不用靠喜当爹来继承了。女孩更像母亲,还躺在人臂弯里的时候就喜欢让指尖发出光来,然后咯咯地笑,男孩则随了达米安,从小就是个倔脾气,特别难搞。每次被强行拖去当保姆他都深有体会,和达米安小时候一模一样。

杰森在会说什么?

大概还是类似“果然老蝙蝠的天煞孤星是会遗传的”之类的话。但他肯定不会真的不喜欢这个孩子,杰森陶德的家庭情结可不比任何人轻。

大概是这样。

就这样,春天过去,夏天过去,秋天过去,又是一年冬天。

这年冬天雪下得似乎特别多,圣诞节前夕还又厚厚的铺了一层雪。迪克回了韦恩庄园,恰巧今年所有人都回来了——包括许久不见的姑娘们。

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又开始飘起了雪花。女士们结伴出门,达米安被强行拖出去当苦力,迪克完全可以想象他有多么的不情愿。他没有出门,窝在壁炉前难得的开始看书。

不知道到了几点,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和木柴燃烧发出的声音一样小的噼啪声,一阵烟雾散去后,小小的女孩儿出现在了起居室里。她继承了母亲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和父亲从祖父那里接受的蓝眼睛,这时候她正眨着那双蓝的几乎发亮的眼睛,视线落在坐在火炉边的扶手椅上的迪克身上。

迪克已经不年轻了,脸上也生出了些细纹。这个时候他正抱着《远大前程》,忍不住在扶手椅上打起了盹。他脸上带着点微笑,小女孩歪歪头,趴在扶手上看着他。被拜托帮忙带一天孩子的提姆这时候匆匆而入,看了一眼睡过去的迪克,给他拿了张毯子,这才抱起小女孩。女孩扁扁嘴,还好奇的趴在提姆肩上盯着他看。关门的时候提姆又回头看了一眼,睡着的人脸上带着笑容。

不知又是梦见了年少时怎样的爱恨吧。 

 

END

 

感谢你读到这里。

如果喜欢请留下你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新年快乐。

爱你们。

评论 ( 7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