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赤G】无期徒刑 02

OOC预警。

 

02


Gin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和赤井秀一再见,或者说他鲜少去想赤井秀一这个人。

明眼人都看得出,赤井秀一叛出后,Gin给自己的工作量比以前大了不少,被劝过几次之后终于有点收敛的迹象。

Vermouth问过他一个问题,大概是说Sherry和Rye都是叛徒,但为什么Gin对Sherry有些过分执着,而几乎完全把Rye抛开。问这个问题的时候Gin刚刚割了敌人的喉咙,那次他们两个临时搭档出任务,Vermouth悠然点了一根烟,看着Gin有些嫌弃地擦去手上溅到的血,问了那个问题。

问完那个问题她看见Gin的动作顿了顿,接着他继续擦,一边回答了一...

OOC预警,V姐姐上线注意。

 

02

Gin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和赤井秀一再见,或者说他鲜少去想赤井秀一这个人。

明眼人都看得出,赤井秀一身份暴露之后,Gin给自己的工作量比以前大了不少,被劝过几次之后终于有点收敛的迹象。

Vermouth问过他一个问题,大意是Sherry和Rye都是叛徒,但为什么Gin对Sherry有些过分执着,而几乎完全把Rye抛开。问这个问题的时候Gin刚刚把子弹送进敌人的眉心,那次他们两个临时搭档出任务,Vermouth悠然点了一根烟,突发奇想地问了那个问题。

问完那个问题她看见Gin的动作顿了顿,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接着他就继续把枪收起来,还顺手捡起了弹壳。刚刚他站的位置并不算太好,对方的血有几滴溅到了他的脸上,Gin很嫌弃地掏出手帕来擦。这时候他好像刚刚才想起来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然后回答了一句:“哪有什么为什么。”

接着Gin烧掉了带血的手帕,他让打火机的火苗舔上手帕,再松开手让燃烧的手帕飘到地上。衣服下摆被火光照的微微发亮,火星飘起又湮灭在夜晚的空气之中。听见Gin转身离开的时候Vermouth还在琢磨那个不算答案的答案,他催了一句她才跟上去,男人点起烟来,烟头火光明灭,却很快的和男人一起被黑夜吞噬了。

夜晚像只太过贪婪的巨兽,把男人和他的秘密都吞了进去。有些秘密埋藏太深,连Vermouth也不知道。

 

Gin到达预定的接头地点时Vermouth已经在等他了,那是个露天的停车场。穿堂风刮过去,连回声都没有,空荡得可怕。Vermouth抛给他一个U盘,男人抬手在半空中抓住它,也不问里面有多少东西。他知道面前的女人有足够的人脉和手腕搞到可以媲美FBI搞到的情报,对此他毫不怀疑。

他本打算扭头就走,结果听见Vermouth说了一句:“你看起来有点奇怪,Gin。”

男人的脚步停顿片刻,他又迈了一步却再次停下:“你改行学行为主义了?”

女人在他身后笑了,是他不喜欢的那种笑声。她用脚碾灭了烟头,Gin听见了她鞋跟在地面上敲打出的声音。Vermouth笑着不回答他的话,最后Gin吞了吞口水,背对着她说:“我在街上碰到他了,赤井秀一。”

“哇哦。”Vermouth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怪不得你看起来像只受伤的puppy。不过说真的,遇到旧情人的感觉怎么样,Gin?”

Gin冷哼了一声没有回话,听到Vermouth故作惊讶的声音让他不是很愉悦。其实他怀疑在发问的时候Vermouth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再那个男人还用诸星大做名字的时候曾经感叹她对这种事情有很敏锐的嗅觉,他会这么感叹的原因是那女人是唯一猜出他们之间情人关系的人。Vermouth在知道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独一无二性后感叹,原来她是唯二知道Gin有感情的人之一。

直到男人走出了十几米之后仍没有回答。

“Gin——”

“我还用不到忠告。”他没有回头,女人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风刮过来,Gin用一只手挡住风防止打火机的火苗乱飞,点燃了一支烟。冷风灌进他的风衣把它吹得鼓胀,Gin吐出第一口烟雾的时候Vermouth已经跨上了她的摩托车,摩托和保时捷的发动机一起响了,在露天的停车场里彼此呼应着,空落落地敲打在心脏的瓣膜上。

 

长发的男人回到家时恰好碰见隔壁公寓的女孩子倒完垃圾上楼,中长的黑发,眉眼清秀的姑娘。看见Gin的时候她露出讨人喜欢的笑容,道:“回来了啊,黑泽先生。”

Gin含糊的答应了一声,她说到黑泽先生的时候他其实不太能反应过来,过了一两秒他才意识到她正在喊自己。赤井秀一还在组织的时候就曾经嘲笑过他这个化名太蠢,不过说真的,Gin对这个名字没什么感情,至少用了这么久还不习惯就足以表现出来。

他路过那姑娘家门口的时候瞥了一眼门上的姓氏,顺着这条线索他隐约回想起那女孩的名字。当然,这也只是他为了塑造出一个善解人意的好邻居的形象所做的罢了。他看到那几个字,隐约回忆起那女孩叫伊藤薰子。

一个让人想起舞女的名字。

不过Gin并不会想到关于这世上最美好初恋的事情,他所做的只不过在邻居面前伪装成一个善解人意并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罢了。

Gin生活中的事情大概可以分为两组,必要的和不必要的。这习惯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划进这两组。只不过和赤井秀一谈场恋爱这件事情大概算是例外中的例外,自己都想不到的那种。Vermouth也说过,他还以为Gin一辈子都不会和谈恋爱这三个字搭上关系,或者说他会干脆和手里的枪或者他的保时捷他谈场恋爱。不过这也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这场恋爱的来和去都莫名其妙,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立场不同,怎么谈恋爱。

他打开门进入屋内,公寓陈设的简单,甚至略显空旷,和他本人的风格类似。他把帽子搁到矮柜上,也把外套挂起来。去掉了身上黑色的他看起来像是街上随意的一个上班族,而不是黑帮成员。猜他年龄是组织里茶余饭后的一大消遣,中招的尽是些新人。

他打开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了Vermouth的U盘,电脑桌面上弹出了不同的窗口,他耐着性子看完他们,到最后还是心不在焉,干脆关掉了了窗口。

他只是没来由的有些烦躁,不知是不是和遇见了赤井秀一有关。Gin正强迫自己去想点别的什么,而不是让那个戴着针织帽的幻影在自己脑海里反复游荡,最后让自己被一个虚幻的影子所逼疯。他觉得自己早就应该认识到遇见赤井秀一没什么好事,他就应该干净利落地和那个男人打上一架。杀了他或者被他杀了都无所谓,总好过现在这样。

 去他妈的赤井秀一。

Gin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他又咬起一根烟,尽量保持面不改色。

抽烟早亡,Rye曾经开玩笑地给他发了一条吸烟有害健康的公益广告。

念旧不是个好习惯,尤其是对于他这一行的人而言,念旧意味着牵挂,牵挂意味着弱点。爱情活不下来,因此那绝不是爱情。他最愤怒的或许只是那个时候他就要信任Rye了,或许再过几天他就会完全信任对方将一切和盘托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离开了,回到他该死的光明磊落的日常生活中。他们之间硝烟弥漫,两人之间隔着的不是普通的沟壑而是一道天堑,没有退路,没有未来,没有重头再来。

他很慢地抽完那支烟,除了那条公益广告之外没有想起别的东西。那支烟最后在他的手心里被捻灭,动作的发起者却浑然不觉。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