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寄信人》06

一公升眼泪paro(知道这是什么的请不要打我)
黄少得病设定,全程妄想。
lo主是来报社的请不要质疑这一点。
OOC OOC OOC
BGM《Only Human》



06

回到G市的那天下午,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去了医院,他下巴上的伤已经好了。喻文州这次是带着黄少天去了神经内科的诊疗室。医生听了他的话没有对黄少天说出实情。

“仅仅是简单的病,吃药就可以好。”医生这么说着,拿眼角瞥了一眼喻文州。青年保持着一贯淡淡的笑意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睛在黄少天身上停滞不动。医生顿了顿,继续说下去,“……还有,为了解决一定程度上身体摇晃不稳的症状,希望患者能进行一定的复健。”

黄少天愣了愣,接口答应。

出门的时候医生叫了一句喻文州,喻文州推开门的手静住了,医生说了一句:“无论什么病,患者自身的接受都是治疗的第一步。”

“……我知道。但是……请再等等。”

医生闻言,也不再说什么,低头去写东西。


黄少天没有和喻文州一起回去,先在医院留了一会儿。上次那个女孩子的话,说他不在意是假的。凭着记忆找到了那间病房,敲门后有个女人来开门,被岁月抹去棱角的脸上透出浅浅的疑惑,眉眼柔软好看。

少女听见门声跑过来,看到他后一脸兴奋地拉着他讲妈你看这是我偶像黄少天!就是蓝雨那个超厉害的剑客!

面对着这个女人的黄少天难得语塞,只说自己是上次帮这给姑娘拎了点东西,有些在意就打完比赛来看看。女孩子的妈妈听完也笑着请他进来。 

黄少天也没忘记拿捧花来,女人高兴地捧着花给男人看。男人吃力地抬起手,在读字板上拼出感谢的话。那样子令人同情也令人害怕。

黄少天和母女两个又聊了一会儿,最后他问了问:“如果过于冒昧的话,我先表示抱歉……但是请问,能不能告诉我一下,那位先生,得的是什么病?”

女人微微一笑,说:“并没有很冒昧,孩子的爸爸得的是使身体不能自如活动的病症,叫脊髓小脑变性病。得这病也很久了,大概有十年了吧?有点记不清了……”

黄少天抿抿唇,似乎这个问题让自己都有点不自在,半天挤出一句:“抱歉。”得到女人的微笑。

黄少天一直到时间有些晚了才离开,整个人都有些心神不宁。想去找医生,但是得知医生已经下班了。


回到蓝雨时,黄少天看起来并没什么异常,但是如果打开他手机的网络记录,上面清楚地写着:

脊髓小脑变性症 百度搜索


一不留神已经进入了初秋,黄少天比赛时的状况并没有很明显的下滑。但是那些“走路不稳”“不能够正确衡量自己与物体之间的距离”的初期症状已经在生活中愈发明显。自从上次从医院回来的两个星期后,喻文州也觉得已经到了隐瞒不下去的地步了。医生对于这种坦白病情的做法表示了肯定。
这一次,又是三个人坐在了医生面前。 

“这次……”

“医生。”

“嗯?”

黄少天一本正经地打断医生的话。

“我得的病……是‘脊髓小脑变性症’吗?”

所有人愣住。


叶修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但是他突然想说真不愧是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就连这种时候,都不给人喘息的空档。就像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被扎上一剑一样,你明明应该觉得疼,但你的第一反应偏偏是惊讶。

好一把剑。

一剑穿心。

黄少天你可真会往别人身上心上戳刀子,之前是用夜雨声烦,这次是用你自己。


“是。”良久,医生开口。没有人再能说出点什么来。

“那……我还能打完这个赛季吗?”黄少天抬眼,那种表情无法用语言明说。喻文州伸过手去,把自己的手放在黄少天的手上以示安慰。医生没说话,或者说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不知道。

这个答案黄少天自己也应该很清楚了。

“可以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什么?”

黄少天沉默一会儿,声线带了几分不清不楚的沙哑令人心里抽痛,但是话语依旧连贯。听到那个问题的时候,叶修很想不管不顾地去拥抱他,但是他没有那么做。理智让他不去那么做,他知道那个人的自尊不会允许在此刻这种近乎怜悯的拥抱。

“为什么是我?”


-TBC-

写得自己心塞……


评论 ( 27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