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浮生尽》(剑三paro)

原作:《全职高手》《剑侠情缘网络版三》

CP:叶修x黄少天。带有少量刘卢刘无差。

一切荣耀属于原作蝴蝶蓝。

可以搭配《眉间雪》食用w

------------------------------------

(一)

秋末冬初,西子湖畔的景色秀丽如斯,前几日下了场小雪,还没有化净,地上还是有成片的白色。阳光很好,打在身上却是冷的,天空中飘着几片厚重的云彩,远远地听见有老管家自顾自地嘟囔着“今儿个恐怕还是要下雪的。”

藏剑山庄新进的小学徒蹦跳着路过湖畔,眼角瞥过湖畔。黄衫男子款步走过去,身后的轻剑晃晃荡荡,他弯下腰拨开地上的雪,在地上席地而坐。听闻那曾是当年的藏剑第一人,但是不知为何早已许久不曾执剑,偶尔遇见他们习武的时候会指点几句,只是身上背着的轻剑早已许久不曾出鞘——他甚至都已经很久不曾拿起那把重剑,不知何时手腕提点间都只剩一把轻剑。有人问起,平时话多的人也只是答非所问的说一句:“我早就不用剑了。”偶有人再问,他就再说一句:“没有想要打败的人,我还用剑干什么。”反问的句式,肯定的语气。

“前辈!”他突然听见有人喊一句,男子回头看一眼,向身后挥挥手。

“前辈你偶尔也再来帮我把啊……喻文州前辈又要忙不过来了……”稚气初褪的少年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对方却没什么回应。他快步走过来,坐到男子身侧。男子盯着湖面久久不言,走过来的少年却也突然无话可说。两人就这么坐了很久。

他们安静了很久,直到天空又开始飘雪了。

卢瀚文摸了摸腰间的轻剑,那纹路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甚至在他拥有这把“追魂”之前,就足够熟悉了。他突然笑起来:“黄少你知道吗,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雪了。”

他顿了顿,身子向后仰着,用手在身后撑住地。眯了眯眼,抬起一只手挡住双眼防止雪花飘进眼睛。吐息变成一片苍白,他又扯了扯嘴角,然后说了句,“小别前辈当初说等到叛乱平定就带我去看看纯阳的雪。他说藏剑的雪,算不上真正的雪。”

黄少天扭头看他,却恰好瞧见一片雪花飘进少年的手心。卢瀚文的嘴角有着一抹不清不楚的弧度,背景中的太阳依旧在远处闪耀着,他下意识抬起手理了理鬓角的青丝。记忆中脸颊尚显青涩的少年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只是很久以前少年的严重就缺了什么。

藏剑的冬天什么时候也这么冷了。 

 他吐了口气,白雾在空气中扭曲,然后消散。手指垂下时触及发梢,明明脑内一片空白的他却无故想起那时年少,韶华正好。他曾孩子气的拉着那个人的手,看遍西子湖畔的一景一物;他拉着那个人一次一次的切磋,被打败的时候总会不甘心的跟上一句“偶然罢了,我一定会打败你的!”,然后那个人总是会笑,笑着说好啊我等着那么一天。灿烂的夏光中对方伸手,将他的一缕鬓发顺到耳后。天策的红和藏剑的黄,混在一起演绎出夕阳最后一抹余晖。

似乎还近在眼前的事情,却总是在最后想起那仿佛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原来,都过了那么多年了。

 

那年他第一次遇见年少成名的叶修将军,那是在藏剑山庄的盛夏。天上飘着一抹淡淡的云,喧嚣的蝉鸣充斥着山庄的每一个角落。黄少天他百无聊赖的在西湖边游荡,视野中突然闯入一抹明显不属于藏剑的深红。

“等等等等那边那个!你不是藏剑山庄的吧,你来干什么的啊?看这个样子你是个天策的吧?说起来今天一早师傅说今天藏剑山庄要来个天策的特别厉害的叫什么来着……”他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堆,对方听着有些发愣,反应过来只见到那个少年挠着头发,像是在用力回忆什么。

天策的将士半晌没说出话来,少年却像是认定了似的:“我说你要是这样的话一定特别厉害对吧?来来来先和我打一场怎么样!本少最近有厉害了不少一定会成为藏剑最厉害的一个的!对了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

“不要切磋。”对方懒洋洋的回了这么一句。少年明显是有些气鼓鼓地,刚要说话,远远地突然传来一声怒吼:“黄!少!天!!!”

黄少天一发愣,立刻像是被什么砸中了一样:“完了完了完了!那个谁!快跑啊!”说罢足尖微微运气,使出一个不甚娴熟的玉泉鱼跃。叶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要跟着跑,还是跟着少年立刻跑了出去,一不留神少年已经越出几尺。叶修暗自惊叹不愧是藏剑轻功,也是立刻跟了上去。少年背后背着的重剑轻剑晃啊晃的,在阳光下明晃晃的反着光。

等到停下来时,已经不知道被少年带到了藏剑山庄的那个旮旯里。少年因为刚刚的行动有些微微出汗,轻轻喘着气,脸色微微发红,下颌滑下一滴汗,滴进领子里不见了踪迹。叶影间的光斑照下来打在少年脸上,他稳了气息立刻又嘚吧嘚的说了起来:“诶我说刚刚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的是谁啊来藏剑干什么啊——”

叶修没等他说完,便把他耳边一缕晃啊晃的鬓发顺到了耳后。少年像是被按了消音键,立刻闭了嘴,不知道为什么脸上像是有些发红。

日色稍晚,叶修这天在藏剑山庄住了下来,夜晚想起那个因为旷课被带回去受罚的少年的样子,倒是颇感兴趣。

 

“少天。”第二天老师傅从一侧走来,领着个颇为眼熟的少年,少年站在老师傅身侧,有些好奇的眨巴着眼睛,“这位就是叶修,现今的天策第一人呐。”

散人叶修,年少成名的,叶修将军。 

九州之上何人不知何人不晓——一身转战三千里,一枪曾当百万师。少年将军一枪却邪创造不败神话。年少双肩撑起不败战神的名头。叶修将军大名如雷贯耳家喻户晓,出道数载,无一败绩。

“就是那个特别厉害的吗!看起来不像啊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将军吗?”那孩子眼睛闪亮亮的,看着自己师傅又看了叶修几眼。老师傅无奈的笑着看看叶修,意思是“这孩子就这样,别见怪”。拍了拍黄少天说:“少天别闹,叶将军这次来藏剑是要铸把枪。”

老师傅又叮嘱了几句便走远了,单单留下叶修和黄少天两个人。半晌叶修被黄少天吵得头疼,勉强答应下和他切磋一会儿。少年一蹦三尺高,可毕竟是个刚出道没多久的小剑客,几招之后便吃了一嘴的土。叶修伸手把少年拉起来,嘴上的话却十分欠揍:“想打败哥啊?再练几年吧。”

一身金黄的小鬼嘟着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叶修揉揉他的脑袋。黄少天一瞬间陷入僵直,叶修收手,抬起同一只手挡住阳光。他很缓慢的眨了眨眼,视线定格了少年,和他身后一片天地浩大。

他在藏剑留了三日,第三日名兵到手他就此告退。铸剑第一是为藏剑,长枪在手,沉甸甸的却意外的趁手,精铁制成的武器上寒光流转,舞起来带着风声。枪杆上暗金色的花纹与某个少年手上的重剑上的花纹有几分相似,藏剑的风格,想到这儿叶修的思维不受控制的飘忽,他想起临行前少年突然喊住他,声音干净清澈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认真,黄少天的眼睛里带着光,一字一句地说:等你再来,待我学成,就为你铸吧趁手的好兵。

眼中带着光,金灿灿的仿佛第二个太阳。

叶修不自觉笑了,说好啊,我肯定再来。

 

-未完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