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树

随手写个短篇捅你们新年第一刀。本来想写意识流,结果发现少女心画风根本改不了…

新年快乐,一发完结。

没退役设定x3。OOCx3

-------------------------------------------------

Side.A

黄少天去世的消息,叶修是从陈果那里听说的。

一早打开电脑,叶修看到没有黄少天的刷屏还正在困惑中,就见陈果风风火火地杀进了兴欣训练室。叶修刚刚想调笑几句,却看到陈果把几本杂志一起摔在了训练室的茶几上。他探头去看,却在下一秒哑了嗓子。

连《电竞周刊》都换上了黑白色的标题,大大的头版头条仅仅有这一条消息——

“蓝雨剑圣黄少天因车祸去世”

又一次,又是车祸,又是失去。

叶修愣住了,连带着一干探头来看的兴欣队员也愣住了。训练室里的空气像是一瞬间凝结了一般,或许每个人都没什么话好说——或是根本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几个小辈默默地坐回电脑前,听见魏琛像是骂了一句什么,联盟的老前辈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拿下烟来,烦躁的揉揉自己的头发,什么也没说。

他们都知道,黄少天是魏琛带进联盟的。要是扯句不正经的,这也算得上“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现在谁也没心情开这个玩笑。感觉起来像是过了很久很久,叶修说了句“行了先都回去训练吧。”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发哑。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在剩下的阳光下泛着苍白的颜色。明明盛夏的阳光还是一样,明明窗外法桐叶子间的蝉鸣还是一样的喧嚣。可他却觉得这一切比以往都烦躁了不知道多少倍,荣耀的LOGO看上去都黯淡了几分。他神使鬼差的打开QQ,刚刚还在想今天小话唠怎么还没来刷屏,结果——

结果呢。

 

Side.B

黄少天死前的最后一刻,脑中还是一些不怎么靠谱的念头。其中包括“本剑圣怎么就这么死了还没看到蓝雨再拿一个冠军啊”、“死会不会疼啊”等等一系列。

然后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就像是睡了一觉一样,等到黄少天再有意识的时候,感受到的是盛夏刺眼的阳光。这一切让他感觉有些恍惚。自己……

不是死了吗?

他有些发愣,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他确认了很多遍,有确认自己足够清醒,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在天堂。

自己——根本就是变成了一棵行道树?!

你特么的在逗我?!这绝对是黄少天的第一反应。

但是当他看到自己的这可行道树还在“兴欣网络会所”门前时,他的大脑——姑且这么说吧,虽然一棵树难以说哪儿是他的大脑——就已经完全当机了。

 

Side.A

叶修第一次遇见黄少天的时候,比第四赛季还要早。当时他在嘉世客场对阵蓝雨的时候,见到方世镜旁边带着两个小孩,而其中那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就是黄少天。

那个时候的黄少天还没穿上蓝雨队服,披着件金色的小外套,叽叽喳喳地围着方世镜说个不停,似乎是天生的发色偏浅,在日光下发梢是柔和的浅褐色。少年的黄少天跟着方世镜一起,第一次见到叶修——那个时候,还是叫叶秋。少年探头探脑的问这个人是谁啊,稚气已经褪去,只不过在叶修眼里还算个孩子。

蓝雨的第二人队长微笑着说,这个人就是斗神叶秋,一叶之秋。一听到是个强者,来了兴致。叽叽喳喳的说了不少,具体的内容现在早已记不清,叶修只记得自己听完之后只记得一个“黄少天”一个“夜雨声烦”。

他掏掏耳朵,样子有些懒散:“夜雨声烦啊?得,哥记得,当初还抢过哥的BOSS。”

后来,他们熟识了之后,叶修有一次又提过这件事情,似乎还是开玩笑的说过一句“少天大大打算怎么补偿哥啊?”那个时候的叶修两只手指夹着烟,慢慢悠悠的吐出烟雾,自言自语的念叨一句:“剑圣大大不如以身相许呗。”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的,同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Side.B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叶修有了那种友情以上的心思,等到意识到的时候,那人在他的心中早就占据了举足轻重的位置。注意到的时候,仅仅想要拥抱他。或许是发源于对于强者的向往,又或许单纯是“惊鸿一瞥”或是“一见钟情”的狗血戏码。

当然,这个因素也让黄少天发现自己以“树”的形态出现杂兴欣门口时,心里的卧槽感成几何倍数增长。但是要是说真心话,也多多少少感觉有些侥幸,用黄少天自己的话来表述,大概就是打探一下老叶这家伙平时在干什么也没什么不好啊。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理,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视角正好可以对着兴欣二楼的一扇窗户,并且他发现,如果他没判断错,对着的,正是叶修的机位。

这什么鬼。只有这四个字可以很好地、也很概括的表现出黄少天此时的内心感受。

 

Side.A

日子依旧要过下去。依旧是阳光,依旧是荣耀,依旧是这一切。地球依旧在转动,一切似乎都未曾改变。

叶修要渐渐地习惯那个永远灰下去的QQ头像,习惯每天早上登录时没有右下角闪动不停的剑客头像,习惯空空荡荡的聊天界面,习惯职业选手群里每天少下去好几页的聊天记录。

其实黄少天的刷屏内容一直丰富多彩,从早上的早饭内容,到队友训练时的弱智错误,当然也少不了成串的PKPKPK,内容丰富图文并茂。从认识黄少天后,叶修开始养成一个习惯就是每天都定时点开那个聊天窗口,以免消息积攒太多而卡机。而现在,当他每次看到右下角的时候,那里永远的安静下去了。再也不会有了。

再也不会有一个人把一切所见内容用文字向他一点一点地叙述出来,不会在每一个他辗转难眠的夜里有那么多的文字让他微笑抑或是无奈。黄少天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就这么消失了,让他有些难以习惯,尽管叶修不是那种陷在回忆中出不来的人,十年前是,现在也应该是。

人可以消失,回忆怎么办。

那天他抬眼看看外面,法桐的叶子边缘在盛夏的日光中反着光,在风中彼此碰撞哗啦啦地响着,叶修神使鬼差的觉得这棵树响得比别的树利害不少。对着的窗户玻璃上有几道不明显的划痕,在阳光底下反射着五彩斑斓的光。正当他发着呆的时候,第二个进入训练室的苏沐橙正推开门笑着和他打招呼,他回神露出个笑容,低下头去继续琢磨君莫笑的一身装备。

阳光灼热并刺眼,回忆却冷冽的温暖。

 

Side.B

黄少天的“树生”开始第三天后,他便觉得有些无聊。兴欣所处的位置还算繁华,每天都能见到不少人,有你侬我侬的小情侣,也有醉醺醺的单身汉。只是黄少天看着看着就没了兴趣,往二楼的窗口上一看,只要是白天就绝对少不了叶修那张熟悉的脸。偶尔还会嘲讽脸的笑,但更多的时候是对于荣耀的专注,和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神采飞扬。

每当这时,就会想喊他的名字,想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在看着你。

叶修,叶修,叶修。

因为足够熟悉,所以黄少天想像得到。如果那个人听得见的话,一定会先露出有些无奈或者随性的笑,然后揉揉耳朵,用熟悉的略带沙哑的嗓音说一句:“在呐。剑圣大大有何吩咐?”

叶修,叶修,叶修。

微风过处,树叶飘飘摇摇沙沙作响,奏起的频率仿佛心跳。

他见到叶修抬眼望窗外看了一眼,露出个有些随性的微笑。

 

Side.A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日子到底也是这样过下去了。

叶修十二赛季退了役,人们都说,这一年,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那一年他回了家,到底还是一家人,到头来冰释前嫌。继承家业这种事还是让叶秋承担了,退役之后的叶修当了兴欣的教练和战术指导——一辈子都离不开荣耀,这话他自己也拿来自嘲过。婚事大体也是父母安排的,母亲给自己的游戏宅儿子介绍了几个相亲对象,其中还有一两个荣耀粉在内。三十岁出头才结了婚,虽没什么大起大落的波折,也是平安幸福。

不是不记得他曾经喜欢过那么一个小话唠,只是这大概才是他该有的生活。

虽然知道不会有回答,但也习惯逢年过节的,给那个灰扑扑的对话框发去祝福。口袋里的账号卡也多出一张常常装备着的流木。说到底也是个凡夫俗子,叶修足够理智足够清醒,他不可能守着一段回忆过一辈子。

过了几年,H市搞规划建设,兴欣所在的道路整修,并且修得还不轻。基本上是全掀了重新轧的。不光是路,路两边的行道树也不少都遭了殃,几乎全都移走了。都是长了很多年的树,根也埋得深,这么一折腾,不少也活不成了。

他是看着当初自己机位对着的那棵树被挪走的,法桐的根深深的扎在地底,他听见一旁的中年人颇为惋惜的叹气,说多好的一颗树啊,可惜了,这样估计是活不成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难过。

 

Side.B

叶修结婚的事情,黄少天还是在众人的议论中明白的七七八八。并不觉得难受,反而有些坦然。叶修不知道他喜欢他,他到底也是不清楚叶修对他的看法,这样一来,劝劝自己那人很幸福也很自然。

他见叶修生过唯一的一次气,原因是新人训练生一不小心把整杯水打翻在了他的一个U盘上。印象中的叶修没怎么生过气,生气也不会大发雷霆,这次也一样,他只是非常生硬的接了一句“没事”,然后从吓得哆哆嗦嗦的训练生的手中拿过那个U盘,脸上带了明显的愠色,然后匆匆走出兴欣的训练室。当天他偷听到苏沐橙无奈的安慰小训练生,说没什么放宽心。一旁的新人问起说叶神怎么那么生气啊,苏沐橙苦笑着说,那个U盘里,可是有他和联盟里某个前辈的唯一一张合影啊,并且再也拍不了了。一边的方锐隐隐约约的嘟囔了一句什么“老叶他黄少啊…”后面的内容他有些愣神,没听清楚。

“自己”被挪走的那天,树死了,黄少天知道这样一来,自己这种不知道何种形式的存在也该要终结了。那天他看到叶修正看着这边,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上一次你没看见却知道我是死了的,这次老叶你看着我死了却不知道我死了,这特么都是什么见鬼的事儿!”,这样的感慨。

树根扎得太深,不小心就会被截断,好几年以来以树的形式存在着的黄少天第一次感觉到了疼痛。他几乎想要倒吸一口冷气,可是反映出来也只是树冠晃了晃。

树倒下去的那一刻,黄少天感觉眼前发黑,却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一切都结束了。

 

Side.A

那天晚上,叶修做了个很奇怪的梦。他的梦里,有个十八岁的黄少天。

那个人的样子,像是第一次在赛场上遇见他的时候,带着股年少轻狂的冲劲儿。嘴里喊着的,却是“叶修”。

像是盛夏,视野之中一片金黄的阳光,海潮一般的蝉鸣塞满了他的耳朵。他在街上走着,身后却突然追过来那个人,嘴里还不停的喊着“老叶老叶你给我站住!”

他故意的不去理会那个人,气得背后的人直跳脚。却在那个人闭嘴的空档里,声音里带着笑意地喊了一句“少天。”,语调上扬,怎么听都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身后的黄少天“啊?”了一声,然后小跑着追过来,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叶修叶修叶修。”

他的手搭上黄少天圈在自己身前的手臂上,轻轻抚摸着。然后感觉到背后的人像是不好意思,把脸埋进他的后背,叶修的嘴角不住的上扬,语气里三分无奈六分温柔,剩下再加上一分的宠溺:“在呐,剑圣大大有何吩咐?”

身后的重量一瞬间消失,耳中的蝉鸣却突然被一片嘈杂代替。一瞬间涌上来的不安与紧张几乎让他眼前发黑,下意识的吼出那个人的名字,扭头时却是一片安静祥和。眼中却没有那个人的影子,只有一棵熟悉的不能仔熟悉的法国梧桐。

他走进那棵树,却又困惑地转过头想要寻找那个人的踪迹,这事他感到被什么人扯住衣襟,树叶好闻的气味包裹过来。

“叶修。”他听见树叶的窸窣中,这样的一声呼唤。然后那个声音由喊了几次,“叶修叶修叶修。”

又是那种感觉,弥漫过来一阵毫无来由的巨大的伤心,他张了几次嘴才发出一个音节,声音微哑,他喊:“少天。”

他感到身后的人有轻微的发抖,带起树叶的窸窣声。

“少天,我在。”

 

-FIN-

 

熬到三点多效果果然不好…感觉写的语无伦次的…

评论 ( 12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