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浮生尽》(剑三paro)

老文再扔出来。第一次写古风,不好请槽。其实大概只是用了基三门派还有浩气恶人、安史之乱之类的设定……很大程度上还是……自己扯的。

我怎么把刘卢刘作为暗线插进来好痛苦但是不写更痛苦……

不会太长,结局可能BE可能开放式。放心目前为止还是甜的(nitama

I need some 文力(;′⌒`)

(一)

------------------------------------------------

(二)

黄少天后来觉得,那句话甚至是他脑子发热说出来的。甚至他更在意的,可能是他输掉的那一局。可是属于他年少轻狂时候的诺言,在后来,在风雨飘摇的江山中,就那么贯穿了他的整个青春。

 

卢瀚文看着身边的黄少天,他的眼神很远,眼睛里很深很深。似乎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了。那些事情在藏剑山庄、在蓝溪阁,早就不再被人提起。

“黄少,该回去了。”他起身看看天,“雪又大了,要是病了的话喻帮主又会……做他的秘制汤药了。”他抖了抖,似乎是想起了某种不堪回首的往事。

完全没有在意似乎在某种微妙的方向上两个人的角色错位,似乎一瞬间卢瀚文才是更年长的哪一个。似乎也时候不短了,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变得有些容易忘事,很多事情都要喻文州或卢瀚文提起才想起要做。偶尔也会有些尴尬的挠挠头笑着,就像现在一样。

“啊?对了那就进去吧,的确有点冷了呢。快进去吧本少可不想喝药,天啊那个药简直太可怕了。

卢瀚文看着他的背影撇撇嘴,对方腰间的轻剑在太阳下反着冰冷的光芒。他下意识地去摸那把追魂,想起不知哪年哪月的长安。对方的鲜血几乎飞溅到自己身上的样子。

他不知道为什么笑起来,什么话都没说。

黄少天望着面前的亭台楼阁,藏剑的高阁几乎望不到顶,他突然想起很多事情。想起那年腊月,想起白雪落了满头,须臾间,恍若已是白首。

——尽管那个时候,他还不懂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藏剑山庄的树叶落了三次又绿了三次,一次一次才渐渐拼接出整个故事。这三年来,黄少天归入了顶尖帮会之一的蓝溪阁,还一路做到了副帮主,同时也归入了浩气盟。“剑圣”的名号在江湖上渐渐声名鹊起,不少人都知道藏剑新出了个天赋异禀的少年。偶然他也会在酒肆闲谈间听说天策的叶修将军又怎样怎样打了胜仗,却也并没有多令人感兴趣。

说来也巧,叶修接到任务抵达藏剑的那一天,黄少天也刚回到山庄没几天。

这年年初,天气甚至都没来得及转暖分毫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因为一些事务赶回藏剑山庄。本就故地重游,再加上黄少天本来又是个有一两分孩子气的人,回到山庄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工作,就开始进行重游藏剑的几日游。他有些无聊的坐在那儿伸了个懒腰,清晨的雾气已经散了,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丝湿冷的水汽,单薄的随时可以忽略。黄少天打了个呵欠起身,轻剑重剑互相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所谓故地重游,他的心情不自觉地就变得很好,口中还哼哼着听不清歌词的调子。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黄少天有闲心去指导小学徒们练武,一字一句还有几分样子。重剑破空发出嗖嗖的声响,一招一式带着君子风骨。训练间歇时黄少天被一群孩子叽叽喳喳的围着要求讲些奇闻异事,黄少天哪里会嫌烦,几乎是天上地下的一通胡侃,从蓝溪阁两任帮主的纠纠葛葛讲到嘉世①内里私下的风言风语,转眼就到了日上三竿的时辰。小学徒们喧闹着散了。唯独一个孩子最后留在这儿,他扯扯青年金色的衣袖,露出个灿烂的笑容:“黄少黄少,你知不知道今年纯阳宫的新人,就是……出剑很快的那——”

黄少天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少年说的是哪个人——或者说是根本没想到今年是不是有这么个新人,便有了另一个人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是中草堂的新人吧?飞刀剑?是叫刘小别吧。”

似乎有些回忆破土而出,黄少天几乎是在下一个瞬间就回了头。

“叶修?!”

对方看起来刚刚也没有认出面前的这个青年,愣了几秒才有些不确定的说了句:“……少天?”

对方愣了两秒开始嘚啵嘚说个不停,旁边还有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少年问着别的事。叶修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深刻的怀疑起藏剑的未来。想着这孩子是不是还惦记着当年输给自己的那一局。

答案是,是的。

打发走了一个还不算什么,叶修被小话唠吵得昏头转向。黄少天嚷嚷着快把自己喊到脑缺氧,到最后也没打成一场。

“下次吧。”叶修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他抬起头看看天空。有些灰蒙蒙的,看起来像是要下雪一样,他没头没尾地突然问了一句,“少天,你最近去过长安吗?”

黄少天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他摇摇头,蓝溪阁的总部设在南方,连着一两个月他都在扬州附近一带连轴转,休息的日子加起来不超过十天。近半年去过最北部的地方也不过是洛阳,离长安还有一段距离。

“是吗……”叶修很缓慢的眨眨眼,他没有再说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吐气的样子像是叹息,接下来他突然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冲着黄少天笑了笑,“少天,带我转转藏剑怎样?”

刚刚走到一半,天上就开始下雪了,还有下的更大的趋势。两个人不得不放弃了游览的念头,匆匆赶回藏剑高阁。不过这一路上两个人也算是有点收获——借着曾经几面之缘的念头,很快就聊得没什么隔阂。

一路上雪果然下得更大,叶修走的比黄少天要快一些,黄少天的角度只能看见他一个半侧面半背面的影子,接近楼内的时候,两个人身上已经落了很多雪,肩上、头发上都已经落满了,黄少天扭头去看叶修。叶修的头发上已经落满了白雪,看起来有些像个老人。黄少天突然觉得有些像叶修老了时候的样子,他突然笑出声来,笑得声音不小。叶修扭回头来有些疑惑的看着藏剑的青年,黄少天乐不可支地指指他的头发。叶修伸手发现沾了不少的雪片,他无奈的看着黄少天,一边拍掉了头上的雪,然后抬手去拍黄少天头发上的那些。

“说得像你头发上没有一样。”

黄少天被叶修的动作弄的一愣,脸有些小红却不妨碍他的嘴炮:“嘿嘿,本少这么帅气就算有也不妨碍我的英气,不像你啊老叶哈哈哈哈哈!看起来就像是个老人一样了哈哈哈哈哈!本少要是头上落了雪也是白发的英气青年哈哈哈哈哈!”

他们就那么站在一起,天策的红、藏剑的黄,混合在一起演绎出夕阳最后一抹余晖。

 

①个人认为“嘉王朝”这个名字扔在这里不太合适,就直接用了嘉世。

 

-未完待续-

 

我发现少天竟然只说了两句话,虽然我一直在描写他说话但是真的只是有两句语言,这大概是个很大的BUG……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