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浮生尽》(剑三paro)(五)

既然学了理以后我还是别写古风了真的会死人的= =

莫名其妙加快了进程

前文戳这儿(一)  (二)  (三)  (四)

 

---------------------------------------------------

(五)

 

长安城外哀鸿遍野。

仅仅不远处的长安,就已经是另一番模样。

不得不说长安是个很完美的贵妇,及时城外已经那般模样,城内却依旧是一副万国来朝的繁华景象。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长安还是长安,大唐还是大唐。没有干枯没有荒芜,只要是长安,永远都歌舞升平。

黄少天一直都没说话,不得不说他是个直肠子,有什么喜怒哀乐都不那么会隐藏,就像是时间把他善意的遗忘了一样。叶修也总是觉得,黄少天这些年他的生活中唯一没有变化的东西,他还是初见时候的模样,还是那时的性格,似乎也是一直都这样。

他想起几年之前,他曾经有次在昆仑遇见接委托的黄少天。他一个人背着重剑轻剑很随意的坐在一棵树下休息,见到他眉毛一扬,眼睛带笑的看着他。他也记得去年他唯一一次见到过黄少天任务失败,那个时候他们同在扬州,他看到黄少天的时候那个人脸上明显堆着不快意,眉角有点撇,脸上不时平时见到时候的神采飞扬。

这个时候的黄少天也是一样,但叶修第一次见到黄少天这样的表情,他在他的脸上除了沉默看不到别的。他觉得黄少天心里肯定很乱,就像他在城外门庭纷纷衰败后第一次回到长安一样。

他不是黄少天,但他会揣测。

这次的任务委托很简单,本来蓝溪阁都用不到黄少天亲自出面,找个帮会成员便可以。是黄少天主动请缨的,因为这次的任务目的地在长安。他甚至想是不是都不应该来这趟,但是却也庆幸。反正来长安是早晚都要做的事,即使不是和叶修来这一次,或者和喻文州,或者带着卢瀚文,甚至说不定哪天遇上蓝溪阁的宿敌中草堂一路过来,最后都是一样。

 

“不如先去逛逛,反正任务又不难解决对吧。”叶修突然这么提议。

“行啊行啊,我对长安不熟,老叶你带路。”

黄少天多少的打起了精神,他看着面前的男人。男人也看了看他,道:“得了,那少天大大别跟丢了。”

“切。”黄少天冲他翻了个白眼,“你当本少三岁么还能跟丢你。你这么大个目标怎么看不见啊?”

叶修笑了笑,伸手戳了戳黄少天的额头。黄少天刚刚要说话,就听叶修说:“这还比较像你。”

黄少天突然不说话了,扭头眨了眨眼,耳根发红。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长安的街上走得还算轻松。街上熙熙攘攘的有不少人群,长安城内划得规整,很快到了黄昏的时候。

第二日用过了早饭,黄少天很快就一个人去出任务了。叶修则有些无所事事,出去了一趟很快也就回来了,他本就没什么事可做,来长安不过也就一件私事而已,在它看来能避人耳目是最好不过。黄少天手下的委托本也就那么一件小事,也仅仅是出去了一上午。

下午的时候天上上了些云彩,叶修则表示比起出去乱逛他更喜欢躲在客栈里窝了一下午。黄少天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心说作为个军爷他这么懒散像个什么样子。

——没说出来就是了。

下午的时候有几个人来问叶修的下落,被老板娘几句话打发走了。黄少天坐在一楼拐角那里的作为,看着那人莫名的很眼熟,只不过等到那人走了才想起来。

“诶我说老叶,那个是你们嘉世的刘皓吧?你干嘛躲着?欠了人家钱啊?”上了楼之后黄少天这么问,叶修愣了愣笑得不甚正经。

“没欠钱,他一直就看我不顺眼我躲着点。”他看了看窗外,“诶少天你说这天气明天是不是要下雨?”

“啊?”黄少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儿才回头看看窗外,虽然是才有些阴,但并没有要放晴的迹象,“大概吧,这么一来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明天就能回去啊。”

不是什么好兆头啊,下雨这回事。

入秋了,下场雨就会冷了吧。

 

又过了一日,黄少天这天上午出门时一直担心雨滴下来,只是到了正午都还没下雨。

中午他们两人下来的算早,大堂里还没有多少食客。两个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吃到一半人才陆陆续续多起来。

邻座的食客都是一众青年小伙子,看起来倒也是些江湖人士。其中一人皱着眉说起长安这气象,倒不如转投了恶人谷。

黄少天闻言明显的皱了眉,这时候一旁的另一个看起来是五毒来的青年突然说起:“对了,前些日子不是刚刚听谁说起来……

“那个天策的叶修将军,不是去了恶人吗?”

 

【未完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