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浮生尽》(剑网三AU)(六)

前文戳这儿(一)  (二)  (三)  (四) (五)

我已经多少年没写东西了我脑子都锈了。

高二吃掉了我所有能耐。

 

-------

(六)

世界都安静了。

黄少天想过很多理由。比如说叶修要上战场了,要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瞒了他很久,所以才事事奇怪。他这个时候才发现他原来一直在往好的方向去想,大概是因为他知道一旦去想那个可能性,就再也没有办法不去相信它了。

他不知道愣了多久,筷子都还冲着面前的菜肴,他保持那个动作一直到他觉得手臂都酸痛,最后他选择放下了筷子。邻座的青年还在侃侃而谈,话题已经扯得有点远了。但是黄少天没有在意。

“老叶。”叶修也有点出神,一直在想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来挽救,只是可能晚了一点,他还在想他该说什么。但是他没想到黄少天会喊他——至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走吧。”

他没有理由拒绝。

他也放下了筷子,放下钱就跟着黄少天离开了这里。黄少天推开木门的动作看起来很用力,用了全身的力量那样重重的推开门。好像那轻飘飘的木门都要比他身后的重剑沉了无数倍。

这一路他们都没有说话,黄少天一直低着头走。天阴得很厉害了,路上的人都行色匆匆,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他尽管低着头,但还是没有撞上任何一个人。藏剑金色的衣衫都在天空之下显得灰暗,他的脸上没有表情。

当然,也没有表现出难过。

他们那么沉默的走了很久,叶修几次想开口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打破这种沉默。江湖上本就不用说太多,语言可能意味着破绽。但是这时候的沉默更令人害怕,他不动,黄少天也不动,风在动云也在动,他不怕因为他动而露出破绽,他怕的是他一旦太久不动,黄少天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他怕黄少天消失不见了,蓝溪阁的藏剑第一人还留在那儿。 

 

长安城的门前很空旷,仍然显得阴蒙蒙的。黄少天背对着他站了很久,就像很多故事里说的那样,这一天一个人也没有,那真的就那样安静地站了很久。

“老叶,那是真的么。”

他问了那样一句话,用的是最肯定的语气。他的嗓音那么平稳,就好像这只是聊得在平常不过的一句家常话。

叶修一瞬间有点哭笑不得,他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句子来回答这种似问非问的句子。于是他就沉默了很久。

他们真的就那么沉默了很久,久的天空都开始飘雨了。

“是。”

叶修最后还是回答了。他这一回答仿佛卸下了千斤重的担子,轻快得他不习惯。他觉得这不太对,又说不上哪里不对。但他的确觉得轻快了好多,呼吸都畅快了,但是那太畅快了,几乎让他底气都不足了。

“老叶我真觉得我早应该猜到这个的。”他突然恢复了一贯的快语速,就像从前的黄少天那样。他语气里甚至都没有刚刚那种严肃了,叶修有那么一瞬间都觉得他带着点笑意,“结果我就是没往这儿猜,我就觉得你肯定不能连这么大的事儿都骗我啊。我估计也是在告诉自己别猜,因为我一猜肯定就能猜出结果来了。”

他的嗓子最后还是有点沙哑,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难过,就好像下的雨都灌进了他的肺里,让他呼吸都困难。他背对着叶修做了个奇怪的动作,他用手扣住胸口,因为他模模糊糊的觉得那里在疼痛。那疼的可真奇怪啊,奇怪的他自己都不敢确定那是不是错觉了。

 “老叶。”黄少天突然回过头来,脸上带着笑——有人说难过到极致就会笑出来,但是黄少天此时的笑却让人看不出来是哪一种——他笑着看着叶修,然后拔出了身后的剑,“来打一架吧。”

乌云的边缘有一点点的金边,光也照在黄少天的肩上,亮起一点点的星光。

从少年时代开始他就无数次向着叶修邀战,叶修大多时候第一反应都是推拒,实在逃不掉就勉勉强强打上一盘,但每次他也会很认真的打。

大概数年来第一次,叶修痛痛快快的应了他的战。说痛快也不太准确,但是他的确答应的很快,几乎在黄少天话音落下的同时就同意了。他猜到黄少天会说这么一句话因为他足够了解黄少天,黄少天也足够了解他否则他不会拔剑。

既然很多事情说不明白,还不如都融入刀剑,在刀光剑影中战上一场。

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里,像是有头狮子。

他们化成两道影子。

 

雨越下越大了,他们都跌坐到地上。

叶修的长枪击中黄少天手腕的时候,黄少天的重剑也送到了他的面前。他们最终都脱力般地摔到了地上。

那把重剑最终掉到了地上,叶修的发带散了,裹挟着雨滴的风吹的他头发乱飞。他早黄少天一步站了起来,那长枪掉在了地上,他没有去捡,他选择了去扶黄少天一把。

时过境迁,这一次黄少天没有选择抓住他的手。他一个人踉跄着站起来,雨湿透了衣服也湿透了面颊。他踉跄,还没稳住身形的时候碰到了叶修的身上的铠甲。很多年后他都记得,那天下雨,秋雨刺骨的凉, 叶修身上的铁甲也刺骨的凉。

你问我然后呢?

 

【未完待续】

评论 ( 5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