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浮生尽》(剑三AU)(七)

手机不会超链接,前文戳头?
刘卢刘出没避雷。

---------------------------------------
(七)
他们几乎是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黄少天真的过不去这个坎儿,他没法原谅叶修。虽然他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但是那好像是他心里的一个死结,在他心里郁结着疼痛,他怎么解都解不开,偏偏那玩意还长在心里,他都没办法快刀斩乱麻。

接着按顺序说我们的故事吧。
那天就像很多年前的那天一样,他们打了一架。但是最后,黄少天没有露出当年那种笑容,说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会打败你的。叶修也没有看着他那么笑着站起来,说走吧我都累了。黄少天就会再自然不过地拉住他伸过来的手,笑着,絮絮叨叨地对他说附近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这些天他身边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
就像叶修生命中的一个太阳。
那是黄少天啊。永远笑的灿烂的像个太阳的黄少天啊,那名字不知什么时候在叶修心里已经占了不小的一块,他的心里装着嘉世,装着兴欣,装着家国大义,却专门劈出一块装上了黄少天。叶修想,如果知道今天会这样,当年黄少天还会不会和他来搭话。
最后一切结束了,那天长安倾盆的大雨,将所有的故事全部埋进了时光。
他动了动嘴唇,想要对黄少天说一句:“再见。”
黄少天那天就那么离开了长安城,叶修没有跟上去。这可能是叶修一生唯一后悔的一个决定,但他选择了看着黄少天离开。然后他捡起了黄少天的重剑,又捡起了他自己的长枪。
黄少天去城外的旅社的路上就发起了烧,这么多年习武,他的身体素质应该比别人好上不少才对,但这次偏偏发起了高烧。跌跌撞撞折腾到旅店的时候吓得店家都以为他只剩下一口气了。万幸的是这旅店里恰好也住了几个万花子弟,抓了几服药给他灌下去黄少天才不至于继续说胡话。
黄少天好起来的那日,其中最年长的那位恰好动身离开,出发前嘱咐了他几句。最后说:“感冒发烧在下医得了,可阁下的心病,在下就无能为力了。”
黄少天一愣,心说这年头万花谷出来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神棍,什么都看得出来。他谢过了那个万花弟子,但是后来打听到那个人去跟着叶修混了。
黄少天有点想要骂人。那人也该去看看他们的头儿是不是也有心病。
不管叶修如何,只是黄少天知道他医不了。
他自己也无能为力。
叶修是他路上的一块石头心头的一粒小石子,遇见石头他还会摔一跤,想起那颗小石子他还是会觉得难受。
他又去扬州接了几个委托,待了不短时间,在那时他听说,开始打仗了。于是他匆匆回到了蓝溪阁,过了一段时间,喻文州带着卢瀚文回来了,少年看起来精神不太好,黄少天注意到他带着的轻剑不是他离开时候的那一把了。
新的剑也不陌生,只不过这之前它不是蓝溪阁的剑。
它是中草堂的,它的前一个主人名叫刘小别。几乎同时,他听说了纯阳道人被斩首示众的消息,这下他才把这个故事串了个大概。
后来喻文州私下里告诉他,要不是那时他死死拉住卢瀚文,那少年可能直接冲上刑台。他想捂住卢瀚文的眼睛,可是卢瀚文先用动作制止了他。少年眼睛死死盯着台上白衣的道长,青年对他做出了口型,说,别过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血染了白衣,一直愣到眼泪浸得眼睛都快发疼。
最后留下的只有这把剑。
黄少天没有去问卢瀚文他和刘小别之间的事情,就像喻文州看出他有不对劲,但是也没有问一样。黄少天第一次如此感谢喻文州察言观色的能力。

后来,有人打进藏剑山庄了,那时的黄少天,恰好在庄内。这一次的仗黄少天真的是拼了命去打的,他不知道自己手上已经沾了多少血。有时觉得不对,恍惚一低头,才发现自己又不小心踢到踩到同门或者敌军的尸体。
他和同门们一起死守了许久,直到他因为重伤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蓝溪阁的领地了,喻文州看起来憔悴了不少,眼睛里脱不干的内疚。黄少天从新人那里听说了火烧万花的消息。
他从别人之口知道喻文州赶去藏剑的时候战斗进行了很久了,那时候他只剩下了一口气。虽然喻文州出身万花谷,但是他主修的心法还是花间游,就算作为万花弟子他好歹还是懂一些玄妙至极的医术,但也只懂那一点了。拼了命才吊住了黄少天那最后一口将咽未咽的气。
等到黄少天能下地的时候,已经是三月,城春草木深。
外出回来的喻文州带回一条消息,说前些日子叶修领兵出去打仗,战胜……却下落不明。
大家都说,无往不胜的叶修将军,大概是没逃过这一劫。

【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