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夜伊】几年前想要送给他们的结局

你们好我就是那个不要脸的说我第一季就开了脑洞的死拖延症。
【他们不属于我,但OOC属于我】
接第一季结尾的故事啦。有头没尾。
非常平淡无聊。
还要看吗?
—————————————————————
他已经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寻找伊佐那社,但依旧一点影子都没有。
这一年里学院岛的重建工作进行的有条不紊,很快校舍就已经完成了重建工作,学生们早就复了课,除了地上那个巨大的坑,基本没了别的问题。
夜刀神狗朗和猫一起,像故事的最初一样,装作学院岛的学生。只是他们的大把时间并不是花在学习上,而是在寻找失踪了整整一年的伊佐那社。
他还是没有出现。
有的时候猫会半夜惊醒,有些慌乱的告诉他,她梦见她找不到小白了。她的叙述比较无厘头,但是总是说差不多的故事——她看到伊佐那社然后扑了上去,那个少年微笑着摸摸她的头发,她冲他哭说小白终于出现了,吾辈在哪里都找不到小白啊,学校也好一起去过的商店也好,哪里都找不到啊。梦中的伊佐那社总是微笑,然后说你该回去了。猫又说她每次都抱紧了小白,说吾辈要和小白一起。结果社就说她应该回去。然后她就会惊醒,偶尔还会哭起来。
与之相反夜刀神狗朗倒是一次都没有梦见过那个少年。他不常做梦,出现的梦境里总是些很平常的事物,出现过三轮一言大人,出现过其他的王权者,出现过猫,出现过学院岛的同学——可偏偏没有伊佐那社。
现在什么都不敢肯定,王与王的世界依然纷争不断,这一年来两个人也乱七八糟听说过很多消息。有的说白银之王死了,也有人说白银之王离开了日本。消息太多可信度自然就下降,到最后两个人就已经不再试图从其中找出什么真正有用的线索。唯一确定的是两个人都还相信他是活着的,没有亲眼看见的东西是不会相信的。这就牵扯到了哲学的主客观问题了,暂且按下不表(毕竟你们也不能太过难为一个理科生的作者不是吗)。

那是个夏天的清晨,夜刀神狗朗从睡梦中醒来。前一天晚上他睡得有些晚,因为在外出的过程中受了点小伤,并不是什么大问题随便处理一下就好,他觉得看着他伤口大呼小叫的猫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不过就是在路上遇见了非氏族成员的异能者,对方主动攻击了自己罢了。夜刀神狗朗一边包扎着左手小臂的伤口一边这么想。不过是一道大概六七厘米左右见血的伤口而已……
这就导致他第二天是被早起的鸟儿吵醒的,而不是他一贯准时的生物钟。非常利索的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夜刀神狗朗打算去做早餐了。
他的脚步顿了顿。
厨房那里似乎有些不对。
一个武士的直觉让他他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看清了的时候却只是站在那里,一步都没有动弹。
他动弹不了。
一个白发的身影正在厨房那里站着,低头有些专注地看着那些食材,稍稍皱着眉似乎对于料理有些苦手,表情十分专注。那个身影他再熟悉不过了,他花了一段时间接近他了解他信任他,在他消失之后他又花了一整年去寻找他。
而现在,那个人就现在宿舍里,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那样自然。
“……”夜刀神狗朗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那个人却先抬头发现了他。接着对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笑的如沐春风。
“早上好啊小黑。那个……能帮我煎一下蛋卷吗?”
回过神来夜刀神狗朗几乎立刻就冲上去狠狠抱住了那个人,第一下只是轻轻的仿佛确认存在一样的触碰,接下来就是狠狠地把那人锢在怀里,就像害怕他会再一次消失。事实上他也的确怕极了这一点,怕面前的少年只是个不堪一击的幻觉,怕他再次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见。不管是作为臣子,还是作为朋友。
但是万幸,他感觉到了他温暖的体温。
“你回来了……”
伊佐那社最开始似乎有些诧异,但很快就收起了惊讶的表情。
“小黑……你抱太紧了。”

夜刀神狗朗有些尴尬地松开他,面前的少年“嘿嘿”一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确有些失态了。
“抱歉,作为臣子我——”
“都说了我们是朋友啊,没必要这么刻板的。”伊佐那社打断他的话,笑的眉眼弯弯。
夜刀神狗朗像是松了一口气,他也的确是松下了紧绷了一整年的一根弦。他终于也微笑着看向那个少年,眼神里带着温柔的光。
“嗯。欢迎回家,社。”
这个早上的猫似乎特别兴奋,一直都粘着小白,拉都拉不下来。事实上也没人把她往下拉。狗朗看起来心情也不错,直到收拾碗筷的时候,他才抬头问那个少年。
“这么久去哪儿了?”
“去解决一点从前的问题。”少年甩掉手上的水珠,然后靠在水池旁,双手撑在池子上,抬头看着天花板。他好像瘦了一点,比起以前更纤瘦了,但他还是很爱笑,这点倒是和从前一模一样。
“没事了?”
“所以我就回来了呀。”他歪头眯起眼睛。
“回来就好。这次不会再走了吧?”夜刀神狗朗犹豫了一会儿这么说道。他看着伊佐那社向着天花板伸出手,手上没有甩干的水痕在阳光下反着光。少年神情专注地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恍惚中夜刀神狗朗觉得,他好像发着光一样。
“不走了。”那少年微笑着,视线移动到他身上,“就算走的话也带上你们一起。”
“嗯。”他低低答应了一声,“该重归日常了。”
“日常吗……真好啊。”少年依旧微笑着。

“我其实有想过我可能不会回来。”
这句话是再一次午餐的时候,伊佐那社咬着饭团对夜刀神狗朗说的。那天猫和菊理在一起,午餐时候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两个人待在天台上,伊佐那社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有些没头没尾。
“为什么这么想?”狗朗抬起头看他,两个人并排坐着,社的一条腿自然伸直,另一条腿则曲起来,毫无节奏地晃荡着。他吃完了一个饭团,注意到他嘴边蹭上了米粒,狗朗抬手帮他取下来。
社的身子往后仰,用一只手撑在身后,另一只手又拿了一个饭团。他嚼着食物,含混不清地说道:“原因其实有很多啦,毕竟我这一年也是……”
接下来夜刀神狗朗就听他说了半天这一年来的所见所闻,听起来大多时候他都是和黄金之王在一起处理一些事情,危险的情况也有一两次。絮絮叨叨说了很久,他最后说:“最后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回来的——毕竟还有人在等我,不是吗?”
“就算你没有回来,也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狗朗收拾着便当盒,这么对他说。
“那小黑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是死掉了。”
他突然这么问,语气里带了莫名其妙的严肃认真。夜刀神狗朗不由得抬头看他,少年的眼睛里光芒依旧,只是很深层的地方似乎改变了。
“……”他低着头收拾起东西,收拾完了才慢慢说,“你说你是不死的王,我一直都相信。但后来也有一瞬间想过,”他顿了顿,“那我去另一边把你找回来。”
“是吗……”伊佐那社眼睛里的光变回来,“果然小黑最好了。不过去另一边什么的还是不要了。”他笑起来,像是春回大地的阳光。
“嗯。”他很自然的牵起伊佐那社的手,走下天台。不知为什么夜刀神狗朗没有放开手,他莫名觉得少年的身形很单薄,几乎要融化在日光里。
他不允许那种事情再发生一次——尤其是在他眼前。

-TB估计没有C-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