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Jaydick】五次杰森回应了迪克的嘴炮,一次他没有

五次杰森回敬了迪克的嘴炮,一次他没有

片段灭文法
罗宾桶和夜翼大少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DC爸爸,和彼此。
OOC,漫画看的杂七杂八,OOC是我的错



1

从他开始懂得如何在哥谭最不起眼最污浊的角落活下去起,他就从未想过自己的生活会有天翻地覆的一天。

杰森·陶德从没想到过他的生活会发生这样的转变,被布鲁斯·韦恩领养,成为蝙蝠侠的助手罗宾,还认识了他的前辈——上任罗宾,现任夜翼,迪克·格雷森。

对于一个身形都还没完全长开的男孩来说,这简直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在很多个夜里,他在哥谭带着水汽的夜风中越过高楼大厦的时候,都还觉得这不太真实。

唯一让杰森苦恼的事情就是,某只大蓝鸟莫名其妙地给他起了一个“小翅膀”的……呃,爱称?

他挣扎了一阵子也就接受了。

混了这么久的底层社会,杰森觉得自己在嘴上功夫还有点能耐。在下次见面的时候,他管对方叫了一句“迪基鸟”

他没想到的是迪克毫不挣扎地就接受了。



2

除了出任务,迪克回韦恩庄园常常会做的事情,就是窝在那条柔软的宽沙发上看电影,吃爆米花。而现在,旁边还会坐上一个杰森。

少年的身子还比他小一号,黑色的头发没有他的那么柔软服帖,有些刺刺的。杰森投入剧情时候的样子相当认真,身子微微前倾,眼睛里停留着欢快的惊奇。这时候的杰森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一个那个年纪的少年该有的样子,一个单纯无害,可爱的孩子。
再怎么说也还是个小孩子。迪克失笑,顺手从杰森碗里拿了一把爆米花。

“嘿!你自己的还没吃完怎么能拿我的!”

“别这样嘛小翅膀。”迪克一脸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我们不是经常教你学会分享吗。爆米花而已,还真是个小鬼。”

“说我是小鬼之前能先看看是谁把碎屑掉了自己一身吗,蠢迪基?”



3

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好吧,也没那么复杂。

这晚夜巡出了些麻烦,一个想要成为超级反派但还不太够格的家伙绊住了他们,夜翼帮了他们一把,解决的还算顺利。换下蝙蝠战衣之后,布鲁斯很快就被投入了另一张时间表的事物之中,去解决布鲁斯·韦恩应该解决的那些事。而剩下的兄弟俩,迪克用牙齿扯着上衣下摆在往肋骨的淤青上涂一点药膏,杰森咬着饼干坐在一边。

迪克放下手里的药膏把衣服扯好,杰森坐在一边没动,他半真半假地抱怨一句:“小翅膀你也不关心我一下,我好歹是伤员诶,还是你大哥。”

“所以让你在那儿安安静静的养伤啊。”他做了个鬼脸。

蝙蝠洞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那个……谢谢。”迪克闻声看过去,杰森眼神飘忽地红了脸,“我是说你帮我挡了那一下。”



4

说真的,出来旅行?罗宾和……夜翼?

杰森第无数次怀疑这个事实的真实性,他吸进了什么新型致幻毒气的可能性或许还大一些。

不,这不是幻觉。

杰森在尝试滑雪结果摔了不知道第几个跟头之后愤愤地下结论,如果这是幻觉,他肯定已经气到醒过来了——为了去揍一边傻笑着和新认识的红发姑娘热情聊天的迪克。

“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说真的,我没想到你的平衡能力能这么糟糕,小翅膀。”说着,迪克炫耀的摆了几个高难度的姿势,换来了杰森的一个白眼。

“说吧,那个红发妞和你说了什么让你笑成那样?”

“我明明是觉得你摔倒的样子很有趣。”

“我还以为你在炫耀你拿到了大概……三个姑娘的手机号码?”杰森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四个,还有刚刚进来的时候前台的姑娘……等等这不是重点,我一直在注意着你!”说出来迪克才发现这话有点歧义,不过杰森似乎还没领会到这一层上,“我可答应了布鲁斯要看好你的。”

“是吗,那就行行好别继续傻笑了好吗?”



5

直到后来,杰森都记得那一次——他和夜翼一起出任务的那一次。

蝙蝠侠在阿卡姆脱不开身,城里的小混混也不消停,他和夜翼在城里奔波了一晚上,最后都是精疲力竭地回到了迪克的安全屋——因为它更近,更符合他们现在对于“立刻休息”的要求,而且现在布鲁斯正在蝙蝠洞处理大量的令人抓狂的信息。他们和阿尔弗雷德联络了一下,然后就心安理得地在迪克地安全屋里住下了。

唯一不合适的是,迪克的安全屋里只有一张床,对于一个青年和一个孩子略有些挤,但没人嫌弃这一点,他们已经没力气嫌弃这个了。

迪克给杰森找了他的旧衣服当睡衣,两个人就在那张床上将就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杰森醒来的时候,迪克已经在煮麦片当做早餐了。他赤着脚踩在地板上,打了个呵欠。

“早啊小翅膀。”迪克挥了挥手里准备盛麦片的空碗,杰森冲他挥了挥手,意思是早上好。迪克把碗放在桌子上,“睡得怎么样?顺便说一句你睡相不怎么好,昨天晚上你整个贴在我身上了。”

杰森接过他递过来的碗,用勺子搅着碗里的麦片:“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昨天半夜我醒了,不知道谁把我搂得死紧,翻身都翻不了。”



+1

有个秘密除了他们两个,再没有人知道了——大概连蝙蝠侠都不知道——那就是有时夜巡结束之后,杰森会悄悄地联系迪克。两个人会聊上一会儿,也就十五分钟左右?然后互道了晚安再睡觉。

他没有承认过,但这能让杰森的梦境更加安稳一些。


这晚上,年轻的罗宾明显有些兴奋。

“嘿迪基鸟,我们找到了我母亲的消息!过几天Bruce会带我去中东那边找她!”

“是个你等了很久的好消息啊。”那一头的青年眉眼间聚起笑意,面部线条柔软起来。迪克赤着脚站在公寓地板上,夜翼制服在地上皱巴巴地摊着,同时他打开冰箱倒出一杯牛奶。接下来的话语气里也还带着笑,“那儿也不怎么太平,记得把自己完完整整地带回来,小翅膀。”

另一头年轻的罗宾哼了一声,最后才别别扭扭地告诉那边爱操心的男人,自己保证会好好的。

“祝我好运吧,迪克。”



END

停在虐梗前,比哈特。

评论 ( 14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