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赤G】《无期徒刑》03

仍然没走进正剧我在叨逼叨什么。

本章作用不明。OOC依旧。

03
 
赤井秀一翻了两遍文件,并不怎么感兴趣。 
 
无趣的黑帮火并,甚至还是单方面的。毕竟自己做了三年卧底,赤井秀一不会相信那个组织能够无聊到和这些黑帮玩儿过家家,他们正忙于他们那玄学一样的生意。就算他做了三年卧底,也还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放任他们黑吃黑,说不定能一网打尽。他脑内冒出个不怎么靠谱的想法,最后把文件袋堆到了茶几上。伸长手臂够到了桌子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屏幕还停留在上次关机时的频道,屏幕上跳出什么他并不了解的综艺节目,一群女孩儿在舞台上边唱边跳。还没换几个台,电视机屏幕和电灯突然一起灭了,他被吓到的同时说了句外文的粗口,F开头的那个单词。他打亮了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去看,电闸倒是没什么问题,可能是街区电缆出了问题。 
 
他走回客厅,干脆就着黑暗在沙发上选了个姿势躺下,手垫在脑后,闭上双眼,没来由的想起宫野明美来。 
 
那个他亏欠了太多的女人。 
 
赤井秀一从未能成功定义过自己对于宫野明美的感情,那女人更像是一张白纸,干净的让人有发着光的错觉。不像那个组织,也不像他自己。他本可以更早些离开他,如果他能那样狠下心做的再决绝一点,那至少能让她活下去。即使她会一时受伤也能活下去,她还可以在别人那里治愈,再次笑得像夏天的太阳一样。 
 
可是他没有。 
 
他并不是对那个女人毫无感情,却也不应该称之为狭义上的爱情。要说动心的话,或许在她说出“如果能脱离组织的话,下次真的能作为男友和我交往吗”那句话时有过那样的一个瞬间。赤井秀一突然记不起那时的自己给了怎样的答复,他大概不曾答应,却也不记得给出过否定的回答——或许他并没有回话,只留下了语焉不详和一个背影。他就那么给了她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并且是他……害死了她。 
 

赤井秀一发现自己有时竟卑劣得不可思议。

回忆至此分叉,莫名其妙却又理所当然地拐入有关Gin的分支,比起爱上宫野明美,主语一旦调整为Gin,几率就下跌至无限接近于零——或许也能侧面论证他们之间那并不是真正的爱情。可相较而言不能说是变得更糟,只是这段往事在他的回忆中始终难以形容。 
 
他并不那么了解那个男人。他的过去就算以FBI的渠道也查不到,他给出了一个名字,却还是假的。其余的资料都来源于观察,Gin本人不透露半点消息。他一直都很好奇那男人的过去,也曾经明里暗里地问过,Gin本人不会回答,顶多说一句“你不会想知道”,然后再怎么问就也没了动静。要是问别人,就算一直混在这儿的Vermouth也不知道,说她只听说,如果Gin脱离了组织走出去,甚至活不过三天。如果他的过去黑暗的连自己都不愿意提起,别人大概都会劝他不要再去过问,而赤井秀一却更感兴趣了些。 
 
疯子,他们两个都是。 
 
赤井秀一这么想着,动了动身子,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如果不是两三个小时后他就被Judy的电话吵醒了的话,他明天醒过来的时候大概会浑身酸疼,而现在他只是有点稍微的僵硬而已。他揉着眼睛爬起来够到自己的手机,接了这个略显扰民的电话。 
 
“Judy?”不正确的睡姿让他浑身动弹动弹都难,他有点费力地站起来,活动着让身子没那么僵硬。 
 
“秀,James遇到袭击了。”没有过度的寒暄,Judy的语调上来就是急躁的,背景里有些人声。 
 
赤井秀一几乎是立刻就清醒了,匆匆忙忙的问了医院的地址,立刻就从家里离开了。一路上脑子里意外的很清醒,他心想自己的状态终于正常了。 
 
当他匆忙赶到离自己住宅有一段距离的医院时,手术已经结束了。Judy有些疲惫地靠在医院走廊的墙上,看似是一直守在这里的。看见赤井秀一走进来,抬起还举着手机的手,向他打了个招呼。 
 
“怎么样了?”赤井秀一走过去站到她的对面,后背也靠上了墙。 
 
“脱离危险了,但是还没有醒过来。” 
 
“你一直都没休息过吧?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 
 
“不用担心这个。” 
 
“还是那群人干的?” 
 
“是。”Judy摆了摆手,却露了个微笑出来,“不过也有那么点儿好消息,我们总算抓到点儿把柄了。”她低头按了几下手机,调出个页面来,“从点儿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渠道知道了,是个东京这边新崛起的组织,应该是叫‘赤备’*的。已知最高人物是里面的二号,‘龙王’宫泽胜。” 
 
页面上出现了个中年男人的脸,大概四十几岁的样子,带着无框的眼镜,一副实验室泡久了特有的无精打采的模样,正是那种在街上偶遇了也绝对不会被记住的人。 
 

“是个前军方科学家,据说一直在进行违规实验——有传言说是人体实验——被发现后就潜逃了。不过最近倒是一直很小心。”她顿了顿,另一侧的走廊上走过了几个值夜班的小护士,等她们走远了才继续说,“听说赤备里也在做类似的活儿。”

“和组织干了点儿差不多的事儿?” 
 
“差不多吧。”Judy点点头,“只不过他们有点太张扬,传说这些事都是龙马在负责,消息说那可是个急性子的家伙。” 
 
赤井秀一眼底浮上了点笑意:“看得出来,否则他们也不至于同时对两家下手。” 
 
Judy收起手机,按了几个键把消息发给了赤井秀一。打了个呵欠有点抱歉地看着他笑笑:“会再派点人手来。组织的事大概可能要推迟一两天再说了,到时候可能还要麻烦你。” 
 
“正好闲的无聊。”赤井秀一拍拍她的肩膀,“说不定也可以通过这个追查一下组织的总部,不一定全是坏事。你累了就去休息一下吧,这儿我守着。” 
 
“我不可能不担心,发生的太快了。” 
 
“又不是科幻剧,没什么好担心的。去休息吧,Judy。” 
 
Judy看了他一眼感激地点了点头,打着呵欠离开了。这个时候赤井秀一突然很想抽烟,毕竟是在医院里,他最后还是忍住了。有小护士匆匆走过,赤井秀一扭头看见走廊尽头有自动售货机,走过去买了一罐咖啡。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