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键盘上撒把米,鸡写的都比我好。

© 柏舟中河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无差】《这世间万般流连》

*一个周三看完35集更新之后和朋友聊出来出来的脑洞,周四看完40集预告我觉得自己好像奶对了。

*对于时空穿梭的理论非常无敌不硬核,请适度无视理论知识。

*有兄弟亲情向。

*有引用原著台词。

 

特别感谢 @群星理论。 我的魔鬼小姐妹。

状态好差,好想自爆了重写。 

 

--

 

沈巍知道自己命不算好,从小就无福可享,风里来雨里去的活到这么大,大多倒霉事都被他撞过一遭。有时候有同僚也感叹,你说这人年纪轻轻,又生的一副好皮相,为什么偏偏就摊上这样一个乱世。至于沈巍本人……本人倒是从没说过什么,自认不过在这乱世做些什么好保全性命,却一不留神就背负了千万人的性命。

他从没说过什么,直到今天。

站得再笔直的人,也难以接受连续失去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夜尊的手从他手中滑出的一瞬间他几乎无法思考,仅仅是踉跄了一下就让他失去了第二次机会。他茫然地抬起手,但什么也抓不住。

余光瞥到另一只手伸过来,沈巍大喜过望,看到人的时候忍不住惊呼出声。

“昆仑?!你不是刚刚走了吗?”

“这不是担心你们么,没舍得走,回来看看。”赵云澜花了两秒钟扯了个谎——他早就想好了,这时候的沈巍不需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毕竟如果能哄好中二病熊孩子夜尊,他这一趟就没有白走。

好在沈巍也不明白圣器的作用原理,还一本正经地冲他点头,全然相信了赵云澜扯的谎,站稳了又忙去拉夜尊的另一只手。两个大男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夜尊从那漩涡中拽了出来。

另一股拉力猛地消失,三个人齐齐摔在了草坪上。

赵云澜第一个龇牙咧嘴地爬起来,内心觉得自己最近命里犯冲,干什么都要往地上摔,多摔几次估计能摔出个腰间盘突出。还没等他感叹完,夜尊气势汹汹地已经一掌朝他面门袭来。赵云澜就着还有一只手撑在地上的姿势原地一个翻滚躲过,回身肘部毫不留情地砸在夜尊后背上,后者一个踉跄,险些又一次摔在地上。

趁着夜尊还没站稳的这几秒,赵云澜扯着嗓子喊:“沈巍你快来管管你弟。”

夜尊:“……”

地星人也是人,可能是刚刚赵云澜的确用力狠了夜尊一下没回过神来,又或者是赵云澜这一句不着调中带着正经的话让他不太习惯,夜尊还真就停了两秒,直到沈巍冲过来抓住他的手腕。

但是被夜尊猛地甩开,手中能量气势汹汹地冲着沈巍而去,黑色衣袍的青年首领急忙闪开,挡住对方直冲他面门来的一拳,沈巍还是试图抓住他让他冷静下来,在第二次被甩开时,他低声喊了一句:“弟弟。”

“你原来还认我是你弟弟。”夜尊冷笑一声,后撤几步掌间再次酝酿气黑气,直冲着沈巍而去的一股力量却因为身后突然袭来的子弹被迫转了方向。

他刚要回头,却听身后被沈巍喊作“昆仑”的人不紧不慢地补上一个问题:“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你哥哥?”

这句话大概是戳中了夜尊的痛处,刚刚还只是在冷笑的青年突然眼眶发红,眼睛里全是血丝。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恨他?”这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原本和兄弟类似的温和声线硬生生被自己拉扯到嘶哑。刚刚朝他迈出一步的沈巍下意识刹住脚步,眼中有一丝类似懵懂的神情。夜尊看向和自己面容一模一样的兄弟,盯着他的眼神却是近乎怨毒,接着他一字一顿地说出后面的句子,语气间是暴戾的恨意,“你抛弃了我!你把我一个人扔在了无边的黑暗里,假装自己活得问心无愧!”

赵云澜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镇魂令主擅长抓捕罪犯、胡搅蛮缠、扮猪吃老虎、靠骚包撩妹撩汉,唯独解决家庭矛盾从来都不是他的专长——事实上他自己面临的家庭问题就非常严重。

好在夜尊这股怒火虽然来势汹汹,但后劲不足,吼完这几句就没了下文。他只是气势汹汹地瞪着沈巍,作势就要一拳再冲着他面门而去,却没想到一个不注意被后面的赵云澜踢中小腿,一个踉跄跪倒在地。正在气头上的夜尊并没想太多,回身手掌上的黑能量便冲着赵云澜而去。后者勉强闪开却还是被蹭到了侧腰,一阵火辣辣的疼。

“别急着动手,好歹给人点自我辩解的时间。”赵云澜按住他的肩,忙冲着沈巍使了个眼色,也不知道仍是一脸慌张的年轻版黑袍使接没接收到他的信号。

“他有什么可辩解的。”夜尊虽然这么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是真实地停了下来,眼睛从赵云澜的身上转向沈巍,表情九分嘲讽却还带着一分期盼,“……你说啊。”

这时候的沈巍还没经历过一万年的风雨飘摇,心思透亮的像片玻璃。饶是这般,却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堂而皇之的安慰。赵云澜想他心里或许还是有愧疚的,他知道沈巍这个人总是喜欢往自己身上揽锅,如此看来这人从小就是这个德行。过了几秒或者几百年,沈巍终于朝他走过来,慢慢地单膝跪地平视夜尊,冲着对方伸出的手还有些颤抖:“我……从没想过要抛下你。

“我和你失散之后就一直在找你,俘虏来的贼寇都说你死了,但是我……我不信的,我以为如果我结束了战争就能找到你。”沈巍吞了吞口水,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我是在乎你的。”

最初的变化并不是看到的,赵云澜手上还发力按着夜尊的肩,在沈巍说出最后那句“我是在乎你的”一瞬间,夜尊紧绷的身子突然卸掉了所有力气,还低着头,慢慢伸出发抖的手去抓自家兄长的手。

他很多年以来的挣扎都不过是因为他的兄弟罢了。

赵云澜长出一口气,这中二期的少年难搞是难搞,哄起来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如此这般便也好,省了这苦命兄弟万年纠葛,说不定真的能避免万年后的战争。

沈巍拉着夜尊站起来,冲着赵云澜感激地笑了笑,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昆仑,这样看来我都欠了你两个人情了,有机会我一定会还你的。”

赵云澜摆了摆手,心说我早就欠了你不知几条命了。沉默了一会儿,他又开口道:“你能守好这两界的和平,就是还了我个天大的人情了。”

沈巍道:“自当全力以赴。”说完这句,他像是刚刚想起什么,脸上有种自觉失礼的羞赧,他抿了抿嘴唇,又道,“我忘了正式介绍了,昆仑,这是我弟弟,夜尊。弟弟,这是昆仑,我的——”

赵云澜突然开口接上:“朋友。”

沈巍看向他露出个微笑来,他的眼睛里有种明亮的东西,赵云澜并不清楚那种东西的名字。

夜尊半晌都一言不发,现在才默默点了点头,赵云澜看了一眼这中二少年,他眼眶还红着,带着点凶巴巴的委屈。

“不如我们先回总部,剩下的再作商量。”也亏沈巍还能想起些正事来,剩下两人也就只是点了点头。事已至此,战争也名存实亡,失去头目的反抗团很难再成气候,只需要他们再做些清扫战场的工作。

赵云澜跟在两人身后,却突然感到一种牵引力。和上次他被吸入虫洞中不同,这次的离去悄无声息,他只是感到自己在慢慢脱离这个时空——那不像别的任何感觉,可有种力量让他明白,他正在脱离当下的时空。他想喊沈巍,声音却被气流扯成碎片,音波没来得及传出几厘米就已经破碎在空气中。

他瞪大了眼睛看沈巍的方向,那人背对着他,只留下一个身穿黑袍的背影。看着那个背影,赵云澜却像是见到了那双眼睛,带着笑或是沉默地看向他,眼尾拉成修长的一条线,明明如月、温润如玉,却带着一点妖气。一万年前的沈巍眼睛里还有一点点懵懂,一看就透,一万年后他看了沈巍无数次,却仍然猜不透那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如果可以,赵云澜不想留他这样再等过一万年。

赵云澜第二次踏进虫洞的时候不是没想起沈巍曾经对他说“虫洞实现,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但他也想起在山河锥面前,他曾当着沈巍的面说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不就是让放在心上的人平平安安的么”。

几分钟之前他刚刚用颤抖的手去探沈巍的脉搏,可那人的脉搏和周遭一样安静,没有一丝波动,赵云澜半晌才失魂落魄地收回手来,没稳住重心一屁股坐到地上。他干脆就就着这个姿势,从上衣内侧口袋里摸出烟盒来,虽说他在戒烟,但口袋里还会常备着一盒烟,内侧口袋里放烟,外侧口袋里放棒棒糖。不是怕戒不掉,尽管戒烟是个全世界公认的难题,可这点信心赵云澜还是有的。他是怕有那么一天他实在受不了的时候,需要来点尼古丁荼毒一下自己——当他想要当个没脑子的莽夫把命往外豁的时候,还是荼毒一下自己更为划算。吸烟有害健康是没错,但和夜尊斗智斗勇更有害健康。

他想,有些事情最后还是没来得及说出来,比如他对沈巍还没来得及言明的一点情意。可当他看到年轻的黑袍使眼中一点点欢欣,又觉得对方大概也是有点喜欢自己的。

可惜来不及证明了。

赵云澜才有种预感,这次就是真的一去不回了。

他没有理由后悔。

几秒过后沈巍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猛然回头去找他,却发现自己的身后空无一人。他的脸上有种茫然,四下打量了一圈,又高声喊了几遍昆仑的名字,好像希望那个人会从哪个角度再次走出来。

半晌,无人应答。

他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种带着惊慌的懵懂,那种神情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在他的脸上出现过了。

夜尊站在一旁低声问他:“你也很在乎他是么?”

沈巍慢慢地点了点头:“我们相识的时间不算很长,但他……是我很重要的人。”

半个月后,联军终于宣布清剿了所有反抗团余党。沈巍被一致推选为地星领袖,和人类签下了协定。他留了点私心,最后争取到了双方居民可以申请跨越边界的权利。

等到百废初兴,沈巍便过上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生活,虽说也没耽误他地星领袖的身份,但他大多时间却一身凡人的装扮,在海星四处打听一个叫昆仑的人。

夜尊和昆仑不过一面之缘,四处打听加上合理推测,大概才把自家哥哥的心意猜了个七七八八。其实这也没多厉害,小时候的沈巍藏不住心事,不说写在脸上,就那双眼睛眨巴眨巴都能暴露得八九不离十,就算他后来为了领导地星练出了一副扑克脸,可是就凭亲兄弟的了解,沈巍动动眉毛他都能猜到这人到底什么心思。但在他的角度看来,实在是琢磨不出昆仑君哪里能好到让他哥那么上心。

于是,有次沈巍风尘仆仆地回来,他就问出来了。

“你这么找他,值得吗?”

沈巍听了这话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直到夜尊快气疯了才轻声回答:“值得。虽然我们萍水相逢,可我只是想再看他一眼。”

夜尊自然也知道他是个撞上南墙也不愿意回头的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说些什么也不管用的。

 

沈巍想过很多种他找到昆仑的样子,他怕自己太紧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干脆就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在心里彩排好了,就等着能找到那个人。可是他找过了,哪儿都没有。也不是没想过是不是不能再见了,但是当年昆仑看着他眼睛向他承诺的样子他怎么都忘不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相信那双眼睛不是骗人的眼睛。

到后来沈巍也已经很老了,倒是夜尊,或许是受了圣器的影响,这些年来面貌都没有改变过。有时候两兄弟变了面貌到上面看一看,还能听到你们父子俩感情真好这种话。

每到这时候夜尊的白眼就翻到了天上去。

生老病死是万物的烦恼,管他是蝼蚁又或者是地星首领,统统不能免俗,地星人的寿命要比人类长上不少,但终究还是有走到头的一天。

那天一大早,沈巍对夜尊说,想去上面看看。

龙城恰逢盛夏,这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气温32℃,东南风2级,空气湿度58%。通道那里还是片山林,不远处是小小的山丘,两个人走了一阵,已经觉得热了。

沈巍说他想再看一次这里的星星,他们就像两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一样,在山坡上坐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群星闪烁。

听说有的人类在死前会有一种死期将至的感觉,不过沈巍直到今天才算明白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没有说出来,但看夜尊的反应,沈巍觉得他是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或许这就是双生子之间那种奇妙的感应。他扭头看着自家弟弟,竟然从青年紧蹙的眉间隐隐约约瞅出一丝委屈来。

沈巍做了这么多年地星领袖,为人处世是越来越沉稳,却失去了像青年时代那样直来直去说话的能力。看着夜尊半天也没想出自己能说句什么哄他,最后还是夜尊先从紧抿的唇间挤出一句话来:“我会帮你找他的。”

沈巍嘴角动了动,动作像是个微笑:“别费心了,是我命不好。”

过了一会儿,他又像是心有不甘地补充了一句:“不过万一你真的碰见他,就告诉他别怪我吧。”

说句实在话,到了最后,沈巍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去找了,别人想到的办法他试过,没想到的方法他也试过,找不到了他就只能等,还以为凭着地星人比人类长上不少的寿命,总有一天是能等到的。

说他傻的也有,说他疯魔的也有。和他关系最近的夜尊都不明白,别人更不能明白为什么沈巍会对昆仑那么上心,战场上几天相逢,在大多数人眼里和一面之缘没有太大差距。况且世界之大,地星人的生命又比人类长上太多,时至今日,谁知道那个人身在各方,是生是死?

可沈巍就是相信那个人不会骗他。

他单单记住了那一句“一定会再见的”,一不留神就是斗转星移。

这种相信其实不该存在,沈巍从小一路摸爬滚打过来,比谁都懂信任这种东西有多宝贵又有多脆弱,一不留神便是万丈深渊。只是,漫长时光中,他的记忆中偏偏就留下了那一晚,昆仑告诉他,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那感情比喜欢更热烈,比信任更真实,比依恋更坚定,比希望更长远。他求索一世却也只是初涉人世,并不知道那种感情确实的名字。有人说是爱,可那感情怎么能被称之为爱呢——仅仅一个字太轻浮了,充斥着理想化和不确定性。

一路走来多少人怕他敬他,却从没有人肯像昆仑一样,在一个深夜和他面对面坐下来,拿下他的面具、给了他一口刻骨铭心的甜、听他说害怕也不笑他稚嫩。语气是玩笑,却又认真地对他说,这巍巍高山,就好像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

他并没有抬头,却看得到漫天星光。

 

--

 

赵云澜这天早上照例到光明路4号上班,明明是领导却整天没个正形,今天一看就又是被夺命连环call叫醒,随便收拾了一下就来了办公室,衬衫只有一半扎进了裤子里,头发勉勉强强不像个鸟窝。一干下属也早就习惯了他这样子,纷纷摇了摇头,并没有人目送他走进办公室。整整一上午,赵云澜在香烟和棒棒糖之间摸着良心吃了两根棒棒糖,又在电脑上玩了好几把扫雷,已经差不多是午饭时间,他正琢磨着中午要不要出去打个牙祭,汪徵却在这个时候敲门进来,说有案子要他们去看现场。

其实到了赵云澜接手特别调查处的这几年,一星期也没有几个案子,地星和海星签署和平协定早就是几百代人以前的事情,发展到现在,在两方来回和出个国的差距并不大。以至于赵云澜本人一度吐槽这些年来特别调查处越来越像个外交机构。

祝红去处理族里事请了两天假,临走前视死如归的表情让赵云澜一度觉得美女蛇是被逼着去相亲;楚恕之和郭长城两天前就去出差了,现在还没回来;林静昨天刚刚被海星鉴借调,说是实验室人手不够,去帮几天忙。现在的他离个光杆司令就差了两只鬼,思前想后,赵云澜也只能带着乖乖当猫的大庆亲自去跑一趟现场。

现场在龙城大学附近,他上下看了一圈,认定这个案子并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三言两语打发了人,一人一猫慢慢悠悠地到大学路上找午饭吃。

等两个人从冷气充足地小饭馆里回到太阳下时,路上已经没有刚刚那么多人了——时间是一部分原因,过于强烈的太阳光也功不可没。大庆趁着没人看见几乎立刻就变回猫,以一种和身形极度不搭调的敏捷窜到了赵云澜车子的阴影下。而赵云澜完全不在意对方到底是人是猫,听见自己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响起来,就把车钥匙抛过去,一边还指使着大庆给汪徵去个电话,让她记得准备文件把案子转回去,等他回去就直接盖章,不用浪费太多时间。

被指使的那个及时变回人形接住车钥匙,嘟嘟囔囔地拉开车门,一不留神就被车里滚烫的空气糊了满头满脸。赵云澜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不出意外的,短信内容是有个饭局要他去陪局,他看着手机屏幕感觉自己的胃已经开始隐隐作痛,却没注意猛地撞上一个人。

他一边道歉一边抬头看了那人一眼,有种熟悉感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可他接着就确定自己从没有见过面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眉宇间完美的融合起书卷气和一丝狂妄。对方看到他的时候也愣在原地,视线里混杂着震惊和一点怀疑,这样的眼神迫使赵云澜又快速回忆了一次,可这只能让他更确定他真的没见过对方,甚至连刚刚的熟悉感也因为对方眉宇间的那丝狂妄被冲淡了。

他正打算就这么离开,那个男人却低声说了一句:“是你。”

语气笃定得连赵云澜都难以怀疑。

趁他愣在原地的片刻,男人从口袋里拿了什么出来塞进他手里,说:“你别怪他。”

后者几乎全程游离在状况外,他在原地仔仔细细地回想这个人究竟是谁,又有什么人能对自己说出让自己别怪他这句话。赵云澜自认活得问心无愧,但从来也是冤有头债有主的活法,这一辈子应该也没什么人对不起他。最后他只能想起七岁的时候养过一只非常聪明的鹦鹉,后来那只鹦鹉自己打开笼子门飞走了,让七岁的小赵云澜难过了好久。

他这才想起低头看了一眼那人塞给自己的东西,发现是一片棒棒糖糖纸,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说怎么还有人在路上莫名其妙塞给自己一片垃圾,怕不是给错了东西。可很快他又反应过来这片糖纸还正好是他常吃的那个牌子,拒不信巧合的赵云澜回头想要问个究竟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他摇摇头,路过垃圾桶的时候想着随手扔掉,却又没来由的舍不得,那凭空冒出来的感情在他心上不清不重地抓了一把,仿佛是在梦里失了约。

 

END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沈巍重伤身亡,赵云澜又一次驱动圣器改变历史,一万年前拉住夜尊,促成兄弟和解。沈巍最后和一个普通的地星人一样平凡的老去,再也没有见到昆仑”的故事。

糖纸最后的结局是被老赵随手塞兜里,结果他那天晚上喝多了,随手把衣服塞进第二天要送洗的那一包衣服里,就洗没了。后来有一次赵云澜想起来,想问问别人知不知道这件事,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就把这件事忘了。


评论 ( 3 )
热度 ( 17 )